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一克/一郎X黄克攻】反守为攻(下)

蒜泥蛋黄酱:

【楼诚衍生/一克/一郎X黄克攻】反守为攻(下)








想到这里,黄克攻被情热冲得晕头转向的脑袋骤然清醒过来,背脊上淌下来的热汗也冷却了大半,衣服紧紧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间断的肉渣








起床才发现一郎做事确实细致周到,身上该穿的衣服一件不少,弄脏的已经洗好晒在外面,除了胸前和后背几个不显眼的地方留了吻痕之外,其他亲热留下痕迹都被擦拭得干干净净。但这种细致周到却让黄克攻感到了无形的压力,在他的固有观念当中,男人就该娶媳妇传宗接代,他没什么特别远大的理想,只要能赶走侵略者,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他就心满意足了。可如今,他却迷迷糊糊和另一个男人搅和到一起,而且还是被压在炕上的那个——堂堂师团级干部、六大队队长,居然被一个没有军职的抗大学员吃干抹净。总觉得好像心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突然崩塌了一块,让人情不自禁陷进某种怅然若失的情绪里。


 


之后的几天,他一直在逃避和一郎照面,本来夜里巡逻查岗是警卫处的工作,他也积极主动上去帮忙,晚上忙完回去,看到一郎已经睡着了,才蹑手蹑脚地爬上炕休息,几次对方好不容易才逮到说话的机会,正欲言又止,又被他寻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搪塞过去,然后飞也似地逃之夭夭。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人说话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天天气不错,阳光普照万里无云,黄克攻和李兴国带着部队出来拉练,休息时间,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说话,骑兵带来的马也在附近找到一块不错的青草地,正闷头给自己加餐。 


 


李兴国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找到黄克攻,看他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就拔了一根狗尾巴草,故意在背后偷偷挠他脖子。




“干嘛呢!”


黄克攻虽然心情不好,但反应依然机敏,一掌就把狗尾巴草扇开。




“我说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又和一郎闹矛盾了?”李兴国盘腿往地上一坐,“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上回我还看到贺大姐跟他谈心呢,他还护着你说没事儿。”




“是没事儿。” 


黄克攻用干巴巴的口气答道。 




“你这模样也像没事儿,糊弄谁啊。行,知道你好面子,是不是上回罗校长讲评作业,夸了他,批评了你,心里不开心了?哎呀,你也忒小心眼儿了,胡副主任不是一直在强调同志之间要进行良性竞争嘛,以竞争促进步,听兄弟的,气量大一点,这回输了,下回再赢回来不就好了吗?”




李兴国对内情一无所知,宽慰人的地方自然大错特错。黄克攻不想跟他解释,干脆耐心听着,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他们休息的地方,山下就是陕北公学的校舍,几个女学生正捧着书本一边谈笑一边走过操场,青春飞扬的画面立刻吸引了李兴国的注意,他忙探出身去,目光一路追随在后。 




“你瞧这凤凰山,好山好水好景致,还有漂亮姑娘,要是哪个能看上我给我当媳妇多好。”李兴国无不遗憾地说,“不过就咱们几个大老粗,人家也未必看得上眼。” 




“你知道就好。”


黄克攻嘴里咬着草叶子躺在草地上,双手环在脑后,草尖时而扎在他脸颊上,风一吹便来回挠得人发痒。 




“听说一郎在陕北公学里可受欢迎了,还记得他上回救得的那两个姑娘么,听说早就芳心暗许啦,昨天还有人说,看到其中一个单独约他出来呢。都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听说那姑娘又年轻又漂亮,可水灵了,保不齐情投意合,刚好来一出金玉良缘。要是哪天老天爷也给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我那悬而未决个人问题说不定就能趁机解决咯。”




“郎才女貌,不是正合适么。”


黄克攻没好气地回了一句。 




“是啊是啊,人家那性子真是好的没话说,又和气又会疼人,要我换成他,谁敢天天没事儿找事儿逼逼歪歪,老子早替他父母管教了。” 


 


“啥?”




“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还说错了呀。你那犟驴痞气老子可不惯着!”李兴国拍着大腿,玩笑道,“可惜啊可惜,一郎也是个老爷们儿,如果他是个女的,就那长相脾气,追他的人不得排出二里地?到那时,你要是敢欺负他,能跳出一个团的人跟你拼命!你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李兴国说得吐沫横飞,黄克攻却听得直翻白眼,又不能明说自己才是被捅了屁股的那个,只好暗自嘟囔了一句粗口,便翻身转向另一边,懒得再听他胡咧咧。




训练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一回到窑洞,黄克攻就撞见一郎在和一个漂亮的女学生在门口道别,还一路和颜悦色地将人送到路口。黄克攻立刻想起李兴国的话,现在这小子可是陕北公学诸位女学生心中的偶像,乐意倒追他的大有人在,刚才那位十有八九也是追求者之一。  




黄克攻越想越不是滋味,看到一郎笑眯眯的跟他打招呼,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嘴里又忍不住开始泛酸:“嘿哟,挺受欢迎啊?刚才那姑娘我看就挺不错的,你要是动了心思,回头我替你去跟贺大姐说。” 




“放心,我都明确拒绝了,我心里就惦着你一个,不想耽误人家。”




一郎眨了眨眼睛,很快笑成一条线,黄克攻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对方的反应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间断的肉渣地址见上面那条






(完~\(≧▽≦)) 



评论

热度(212)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