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8

蒜泥蛋黄酱:

前篇戳我:【1】【2】【3】【4】【5】【6】【7】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8








陈亦度拉不开横抱在腰上的手臂只好作罢,于是将肩膀向上挪了挪以便枕得舒服些。他为胡八一准备的病房虽然很高级,但单人间的单人病床上显然不可能出现第二个枕头,可想而知同床共枕的两个人挨得有多近,胡八一的呼吸声犹在耳畔,热气从领口后方钻进来,还能在衣服的标签上打个转,紧贴在背后的胸膛富有节奏地起伏着,想视若无睹都难。 




这样也就罢了,胡八一还贼兮兮地伸手去挠他后颈,陈亦度越是想甩头躲开,他就挠得越是起劲。




“胡八一!”


口气已经有点警告的意思了,再这么被人戏弄下去,金主就要颜面无存了。




“怎么不像小时候那样叫八一哥哥了?”




闻言,陈亦度顿时僵住了,本来还想埋怨几句,这下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了,顿了许久才迟疑着回了一句:“你……都想起来了?”




“差不多吧。”也许细枝末节的部分会有缺漏,但关键之处绝对没有落下,胡八一对此很有自信,“比如你答应长大了要给我当媳妇的部分,我可记得真真的。” 


 


“都是小时候说的戏言而已,做不得数。”


脸颊在枕套上暗自蹭了几下,手紧紧揪着被子一角。 




“话可不能这么说。若是没看上的话,兴许我就当戏言了,不过既然看上了嘛,那当然要作数。”




“怎么样才算是作数?”




“当兵的时候扛枪保卫国家,退伍了,我就护着你。”




光用听的无从区分这些话究竟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陈亦度朝身后望了一眼,胡八一正眯着眼睛对他笑,漆黑的眸子顿时仓惶地转了回去,心脏怦怦跳着犹如擂鼓,他一个深呼吸接着一个深呼吸,闭上眼睛之后才敢回味那张笑脸里蕴含的意思,这一憋耳朵一下子红透了。


 


要不是受了伤,胡八一真想现在就把怀里这人扒光了吃干抹净。


特种兵的任务危险性很高,交火时受伤也是常有的事,他以前并不在意这些,只要不影响回头训练或者出任务,军医怎么吩咐就怎么办,吃药吊针从不含糊,唯独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受伤的时机实在太不合时宜了,美人入怀自己却只能干看着,还有什么比这更折磨人的吗?




胡八一满腹遗憾,满脑子的风花雪月只能靠重背内务条令来一点点驱散。那些耳熟于心的内容颇有睡前数羊的效果,背着背着睡意也越来越浓,他嘀咕得很小声,陈亦度离得近,多少还是能听到一些内容,禁不住哑然失笑。




才隔了十几分钟,胡八一已经低声打起鼾,原本扣紧的手指也松开了,陈亦度垂目而笑,悄然将手覆到腰上,和胡八一的手指交握到一起。  




胡八一在医院足足呆了半个月,王凯旋也过来探望了好几次,在病房里蹲了半个钟头就迫不及待去和漂亮护士搭讪了。




在陈仁父子归案之后,陈亦度则正式执掌DU集团,在针对旗下各公司的账目清算审计当中,他收集了大量的证据,这些足以证明陈仁父子一直在靠做假账侵吞公司的利益中饱私囊,诸多和他们暗通款曲的管理人员也因此受到调查,重者将受到严厉追责,轻者则被扫地出门,公司内部一时人心惶惶,好在新上任的管理层很快就进入角色,在经历了短暂的动荡之后,公司经营又重新回到正轨。 




胡八一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虽然王凯旋劝他在医院多休养几天,但胡八一却觉得再这么下去早晚身子骨都要被养懒咯,于是他没跟陈亦度打招呼,自己收拾东西偷偷提前一天办了出院手续,打算给自家的青梅竹马一个惊喜。 




但陈亦度却对此一无所知,他最近的日程排的很满,今天下午还要接受电视台某经济栏目的专访。DU集团旗下的公司涉及的产业很多,还经营了一个高端时尚品牌,陈亦度在继任之前经营的也是这一板块,对时尚自然也有独到的见解,而他本就形象气质俱佳,有时出席品牌活动还会一不小心压过嘉宾和明星的风头。作为上海滩冉冉升起的商业新贵,他现在是诸多电视台杂志趋之若鹜的采访对象,但身份摆在那里,陈亦度当然只会挑选其中有分量的媒体进行合作,强强联合对打造品牌形象才更有助益。 




电视台工作人员已经到位,为了保证录制的效果,年轻的女化妆师还要给陈亦度上个妆,提亮肤色加深轮廓,最后又为他挑了一个显红润又偏自然的唇色,一通忙碌下来,大半个月都在为工作奔波操劳的男人果然显得精神多了。化妆师似乎也对自己的劳动成果很满意,还羞答答地请求合照。




距离正式开始录制还有十来分钟,看到女秘书在会客室外张望,陈亦度便走了出来。 




“胡先生要找您。”


女秘书声如黄鹂,婉转动人。 




这是秘书故意在卖关子。


胡八一刚来的时候身份是保镖和司机,那时候陈亦度对他的态度并没有特别的好恶,就算听说那人舍身救老板的事迹,秘书也只想到这位退役特种兵往后或许会成为老板的心腹得到重用,后来看到陈亦度对胡八一的伤分外上心,秘书才觉得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有些不同寻常。所以胡八一来的时候她很客气地端了茶水过来,也不再直呼其名,还改加了尊称。




因为陈亦度刚才在化妆,外面工作人员来来往往,胡八一只好坐在别处等着,他一会儿对着玻璃弄头发,一会儿抬着下巴看胡子有没有刮干净,心情相当不错。先前他说要去趟洗手间,这会儿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哪个胡先生?”


陈亦度压根不知道胡八一已经背着他出院了,一开始又怎么可能会往这个方向想,等女秘书掩嘴笑了,他才有了点眉目。




“他人呢?”




“咦,刚才人还坐着呢,跑哪儿去了?”女秘书左顾右盼着,“大概是去洗手间了?” 




“好,你先下去吧,我在这里等他一会儿。”


 


让大老板屈尊等候,保镖兼司机能当到这份上也是绝无仅有了。 


秘书暗暗心惊,自家老板那是什么身份,居然主动说要等,对胡八一的重视可见一斑。




见秘书走远了,陈亦度才走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两脚刚跨进去,身体就被躲在门后的人一把抱了起来,陈亦度恍惚了一下,这才看清偷袭者的面孔,高高大大的退役特种兵笑眯眯地搂着他的腰,脸上仿佛绽开了花似的。 






开车






主持人已经准备好了,摄影打光也全部到齐。


陈亦度做了个深呼吸,谎称刚才吃了些点心掉了妆,又让化妆师重新补上,之后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下。




他身上的气场依然凌厉,却隐隐混杂了几分暧昧之色。


主持人资历深厚,来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功课,对陈亦度身上的变化很感兴趣,很可惜他主持的并不是娱乐新闻,而是一档以严肃犀利著称的访谈节目,再者,私生活方面的问题早就超出台本允许的提问范畴了,主持人只好收起好奇心,将注意力转移到正题上。




而胡八一则像往常一样守在门外,他将西装领口向上提了提,尽可能遮住白衬衫上的唇印,心里则在默默计算时间,等待访谈结束。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241 )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

© 香蕉剑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