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7

蒜泥蛋黄酱:

前篇戳我:【1】【2】【3】【4】【5】【6】




过场


--------------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7








那个挨欺负的小男孩就是陈亦度。


自从父母撒手人寰之后,他就一直由家里的保姆照顾,偌大的房子里常常只有他一个人,陈老爷子便做主让他放假的时候到乡村里住一阵子,一来这里环境清幽很适合休养身体,二来也希望他能多和其他同龄的孩子接触,能让性格变得活泼一些。




但事与愿违的是,陈亦度有些怕生,被保姆推到孩子群里往往只能畏畏缩缩地跟在最后面,结果非但没交到朋友,反而成了大家排挤的对象,可他又偏偏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不敢跟爷爷说实话让他徒增担心,只好继续忍气吞声。 


 


胡八一对陈亦度只是脸熟而已,但陈亦度却知道胡八一的大名。


村里有名的孩子王,今天上树掏鸟窝,明天去田里偷西瓜。




陈亦度听过不少有关胡八一的光荣事迹,有一次,他的朋友被上学的大孩子抢了玩具,为了给朋友出气,回头他就从家里拿了擀面杖蹲在学校门口,那大孩子一出来就被他拿擀面杖敲破了脑袋,书包一脱手,顿时连玩具带书撒了一地。




当天晚上,老师和受伤孩子的家长便上门兴师问罪,胡妈本想撵着儿子出来赔不是,结果胡八一死犟着就是不肯低头,胡爸也出来给儿子帮腔,说什么抢人家东西挨打那是活该,他在桌子上拍了两百块医药费,要就拿走,不拿,啧,老子还不想给了呢。




事情至此算是不了了之了,不过胡八一却没有要了结的意思,第二天又拿着擀面杖守在学校门口,对方这下便有些怂了,自那之后瞅见他就绕道走,一举坐实了胡八一混世魔王的名号。 




陈亦度压根没想到胡八一会替自己出头,起先还有些害怕,攥着对方给的手帕也不敢拿来擦脸,眼泪还在啪嗒啪嗒往下掉。




“都有裤子了你还哭什么呀。我家就在前面,我妈做的玉米烙可好吃了,分你点怎么样?”


胡八一这才看清陈亦度的脸,粉粉嫩嫩的可爱极了,口气一下子放柔了,光着屁股照样很仗义地充起大哥,主动牵起对方的小手。 




到了家门口,胡爸正蹲在台阶上抽烟,乍然看到儿子遛着鸟回来差点没把烟屁股吃下去,嘴里直骂小屁孩子毛都没长齐呢先学会遛鸟了,以后是想当流氓还是咋地。




胡妈在厨房里忙活,看到胡爸举着扫帚嚷嚷赶紧拦住他,先去屋里找条干净裤衩,再把事情的原委问清楚了,方才知道儿子带回来的孩子是个小可怜见的,胡妈心软,赶紧抓了把糖塞到他手里,还招呼他进屋吃午饭。 




自那之后,陈亦度便认准了胡八一,隔三差五就会找他一起玩。他管胡八一叫八一哥哥,胡八一管他叫小哭包。两个人结伴在山里窜来窜去,一玩就是一天,陈亦度身体底子差,玩久了常常靠在石头上就会睡着,但胡八一却乐得背他下山。 




短短两个月的假期一晃眼就过去了。


陈亦度得跟着爷爷一起回去,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爬山。


 


两个人走到半山腰就停了,躲在树荫底下看风景,山上有道溪流一路绵延到山下,蜿蜒穿过整个村庄,溪水甘甜清冽,滋润着两边的田地,也滋润着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清风拂面,鸟语花香。 




想着第二天就要离开,陈亦度便有些闷闷不乐,一直闷头抱着膝盖。 


 


胡八一也听说了陈亦度要回家的消息,前一天就把自己最宝贝的卡片弹珠小人书都整理出来,也不管陈亦度要不要都一股脑地塞给他,还有妈妈早上刚做的桃酥饼,他掰开一块一人分一半,然后学着大人的口吻说:“小哭包,以后我娶你做媳妇好不好?”  




陈亦度嘴角沾得都是桃酥饼的碎屑,正想答应,可转念一想:“我们都是男孩子,我家保姆说,男孩子不能和男孩子结婚的。”


 


“我妈也这么说,问我以后不要生娃娃啦?”


胡八一噘着嘴,似乎很不服气。




“是不是我们生了娃娃,他们就会答应了啊?”


陈亦度一脸天真无邪地问。




“肯定是咱们还太小了。”胡八一手掌一拍,好像突然懂了什么,“隔壁家的哥哥以前说过,要等我的小雀儿长大了,会钻洞洞了,就能生娃娃啦。” 


  


“那等我长大了一定给八一哥哥当媳妇。” 


陈亦度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和胡八一拉起勾勾。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恍惚间,胡八一好像看到一张甜甜的笑脸展露在面前,一双大大的鹿眼扑闪扑闪,正想亲亲他,一抵近却突然消失了,只看到一片空白——那是医院的天花板。 




“哎呀,老胡你可醒了。”


王凯旋放下啃了一半的苹果,赶紧叫他躺着别乱动。




“我这是……”


胡八一还有些晕乎,他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 


 


“你挨枪以后流了不少血,都在这儿躺了一天一夜了。”




“小……”哭包两个字还没带出来,胡八一就改口了,“我老板呢,他没事吧?”




“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跟你交代。”


言罢,王凯旋又将手伸向床头的柜子,上面摆着鲜花和果篮,这些都是陈亦度叫人送来的,结果胡八一一口都没捞着,一半先落进王凯旋的肚子里。 




其实早在这趟出远门之前,胡八一就偷偷在车上安装了追踪器,这是他一开始就备好的后手,发现追踪器的信号源离开了预定的线路,王凯旋便立刻联络胡八一询问情况,可那时,胡八一和陈亦度已经将车开下山坡,正在和那些持枪歹徒对峙,根本没人接听电话,王凯旋敏锐的感觉到异常,第一时间就向高速交警通报,自己也随之驱车赶来。 




“陈总还真是挺瞧得上你啊,又出力又出钱。不仅让你住高级单人病房,还和医生打了招呼,所有药都用最好的,真舍得花本钱。要我说,你这回拼命拼得实在太值了,从今往后,这保镖的活就是铁饭碗啦。”




王凯旋不免唏嘘。


他前一次和陈亦度洽谈保镖人选的时候,这位年轻的陈总还是西装革履的模样,再见时,那人却是一身泥泞,裤脚也被血染红了。




坡底下实在不是一个利于施救的地方,胡八一伤得很重,流血过多已经陷入昏迷,多耽搁一刻就多一分危险。陈亦度当然不会允许最糟糕的情况发生,硬是咬牙将人背到身上。但以他的体格和身上的负重,爬坡并非易事,期间他几次都因为重心不稳跪倒在地上,膝盖磕在尖锐的石头上,他却根本顾不上疼,稍稍缓口气又继续往上爬,等警察下去帮忙的时候,他已经快要虚脱了。 




“他现在人呢?”


胡八一问。 




“去协助警方调查了。”




陈仁父子之前控制的几家公司都存在着严重的账目问题,陈亦衍一向沉迷于声色犬马,长期挪用公司的资金参与赌博,还欠了一屁股债,只能靠变相抛售优质资产的方式换取资金填补空缺,而陈仁则一而再再而三地想办法替他掩盖。




陈亦度在接手陈家产业后就马上开始清查账目,着实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父子两人心知肚明,这位陈家的新掌舵人早晚会查到他们头上,届时那些亏空要如何交代?一旦深究下去,两个人在集团的职位必然朝不保夕,他们可不想失去权力,往后只靠分红过日子,于是商量之后,他们选择了铤而走险。




在警方的介入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很快得以曝光,不仅是陈仁父子,负责招揽那些打手的人也被警方一并逮捕。




但陈亦度要面对的麻烦还远未结束,他得收拾陈仁父子留下的烂摊子,确保公司的正常运转才行,隔了将近一个礼拜,他才终于抽出空能到医院跑一趟,可胡八一刚巧去做检查了,只能先坐在病房里等着再说。




这几天陈亦度要处理的事情堆积如山,由于严重睡眠不足的关系,他的脸色看起来颇为憔悴,脑袋挨着床沿没一会儿便开始打瞌睡。胡八一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睡着了,在医院休养的这几天他过得相当滋润,天天好吃好喝地供着,气色恢复得还不错。




陈亦度的到来算是意外的惊喜,胡八一没忍心搅扰他的好梦,只在他头顶上亲了一口,可惜陈亦度浅眠,这点动静已经足够他醒过来了。 




“到床上睡去,趴着睡不舒服。”




胡八一看对方还一脸睡眼惺忪的样子,便朝病床努努嘴,陈亦度揉揉眼睛,居然迷迷糊糊地答应了,接着便脱鞋钻进被窝里,然后学着平常的样子将手搭在对方腰上,连带着一条腿也要勾上去,这才骤然回过神来,慌忙要将手抽开。




可胡八一却不干了,转身拉住他的手直往怀里带,坏笑着在他头顶上亲了一口,要不是会碰到肩膀上的伤口,他还能再抱紧点:“怎么,难道不是这个意思?”




陈亦度一抬头就能碰到他下巴上冒出的胡渣,额头蹭过一下,心痒极了。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尽管心里这么想,但他却怎么也没办法把实话说出口,只好撇撇嘴企图靠翻身躲过怀抱,结果不出所料地,他又被逮回怀里牢牢锁住,仿佛那里原本就是他的归属所在。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85)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