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4

蒜泥蛋黄酱:

前篇戳我:【1】【2】【3】






剧情是啥,可以吃吗?


别管那么多,上车吧。




------------------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4








第二天是周六,在胡八一的照料下,陈亦度的烧已经退了一大半。


今天他不需要到公司露脸,刚好可以安心在家里休息,这一觉睡得很安稳,一睡就是大半天,等他醒过来的时候,月亮已经露出云端了。 




胡八一正和王凯旋打电话,向老战友讨教做小米粥的方法,平常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男人对做饭完全就是门外汉,平常野外行动条件有限,能烤个蚱蜢抓个野兔就算开小灶了,多数时候都是拿压缩饼干或者自发热干粮填肚子,非战备期间则有炊事班的大爷们好吃好喝供着,反正厨房这个地方一直都跟他有缘无分。




王凯旋一边隔空指导要点,一边追问他是打算给谁献殷勤。




胡八一被问得语塞,只好照实说:“陈总病了,喝粥好消化。” 




王凯旋一脸不屑:“啧,你不会叫外卖啊?”




“你知道的,高档小区里破规矩多,送外卖的进不来,只能我亲自下去拿。下周一就要公布陈老爷子的遗嘱了,在那之前还是小心一点吧,他只请了我一个保镖,保险起见,还是不要让受保护对象随便脱离视线比较好。” 




“这么谨慎?”




“小心驶得万年船,保护工作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疏漏,要不胖爷屈尊给我送点吃的,以您的身手,混进小区里肯定不成问题,还能顺便替我探探小区里的安保有哪些漏洞。”




从以往参与任务的经验来看,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无法攻克的堡垒,胡八一深知其中的厉害,任何一点疏忽或者怠慢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过去他迎着枪林弹雨向前冲锋,是为了无愧于心,而今他小心谨慎则是为了对雇主负责,再说了,自从在床上滚过一遭之后,他也无法再将陈亦度只当成雇主来对待。 




“滚犊子,你还是看着点火别把粥烧糊了吧。” 


 


等两人相互拆台完,小米粥也好得差不多了,万幸并没有如王凯旋期望的那样烧糊咯。


 


陈亦度手里捧着碗,身上套着一件宽松的T恤充当睡衣,平时精心梳理的发型现在随意披着,边缘乱糟糟地翘起,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精英派头,胡八一坐在床边看着他低头喝粥,那画面俨然就是当哥哥的在照顾邻家小弟。 




陈亦度刚吃完东西,并不急着往下躺,生病对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偷懒。此时胡八一正套着围裙收拾碗筷,他不是个有洁癖的人,但常年的军旅生活却让他养成了良好的内务习惯,最受不了水槽里堆满油腻的锅碗瓢盆,还不如爽快点洗干净了,起码看着舒服些。




陈亦度探着脑袋朝厨房那边张望,可惜这个角度只能勉强捕捉到一个正在忙碌的背影。 


 


胡八一也假装什么都没发现,继续专心致志开着水龙头洗碗。 




开车






“你冷不冷啊?躲那么边上,中间都漏风了。” 


胡八一将脸埋在陈亦度被汗水沾湿的乱发里,在头顶的发旋上亲了一口。




其实就室内空调的温度而言,确实偏冷了,但陈亦度偏偏就是不接茬,只回了一句不冷,都说拔吊无情,这货绝对就是典型!办完事了还不给人好脸看,不过胡八一才不管这些,他宁可自己那半边床空着,也要往陈亦度那边赖,还故意把被子掀开,这下可好,被窝里的热气一下子就被空调吹出的冷风卷走了,害得陈亦度直打冷战。


 


“现在总该冷了吧。”


胡八一哼了一声,手臂往陈亦度的腰缝里一戳,直接将人拖进怀里,将两个人一起裹进去。




窗外夜色迷蒙,角落里亮着鹅黄色的小夜灯,陈亦度很疲累,却毫无睡意,他专心聆听着耳畔传来的呼吸声,觉得枕边人大约已经睡着了,才低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胡八一。” 




没有回音。


陈亦度总算放心了,他松了口气,然后偷偷伸手回抱住对方的腰。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62)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