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3

蒜泥蛋黄酱:

前篇戳我:【1】【2】




根本没肉但还是戳到了lof的点| ू・᷄ω・᷅)。oO


修了重发(⑉꒦ິ^꒦ິ⑉)




----------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3








作为有钱人家的少爷,陈亦度家里却连个佣人都没有,就连早餐也是自己做,碰到头疼脑热的也不知道该求助谁才好,胡八一的战场救护水平还算凑合,但外伤以外的领域就一窍不通了。




陈亦度额头上细细密密地布满了汗珠,他手里攥着一块白手帕,才擦过几回就湿透了,见他抬手的时候尤为吃力,胡八一本来还想帮他一把,可对方却偏偏不肯领情,宁可把手帕塞回西装内侧袋里也不肯让外人沾手。


 


胡八一以前听说有钱人奇怪的毛病多,也懒得跟他计较,他把烧得晕晕乎乎的陈亦度扛到床上安顿好,又在额头上覆上湿毛巾,这才翻开手机通讯录,他在上海认识的熟人不多,其中耳目最灵通的大概就是王凯旋了。 




“老胡你终于舍得联系我了呀?这几天都跟着大老板去哪里风流快活了,连自家兄弟都不要了啊?”


王凯旋刚帮人处理完一起债务纠纷,委托人对他的调解结果很满意,特意请他去老饭店点了一桌,他前脚刚到家,胡八一的电话便追着过来,王凯旋酒足饭饱心情不错,他随手把钥匙往兜里一揣,接着就往沙发上靠,整个人一下子陷进柔软的垫子里。




“我这正有急事要问你呢,没空和你扯那些有的没的。”




听对方说话的口气,似乎真不是在开玩笑,王凯旋立刻正色起来:“哦?有什么事儿你只管说!” 




真到这时候,胡八一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了,他讪讪地挠了挠头顶,支支吾吾道:“我、我脑袋也不知道怎么着抽了……把人给,咳,还是个男人……反正就是……他昨天还好好的,今天却突然开始发高烧了……”








根本没有肉啊但是还是被屏了所以我还是放链接吧








此时陈亦度的堂哥陈亦衍刚到家,他的父亲陈仁将看了一半的报纸摆到茶几上:“怎么样,陈亦度的虚实探得如何?”




“开会的时候您也在,他看起来就和平常一样。”




“这不可能。”陈仁在鼻子上捏了一把,“难道是药混在酒里的时候出了问题?” 




“那不可能,这东西的药效非常猛,我事先都试验过,那女人敬酒的时候,我可是看着他把酒全喝光的,当中的步骤绝不会出问题。”陈亦衍立刻辩解道,“他一出门我就派人跟上了,他进楼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也没有人进去。”




“看来他是真的不行,也好,这样我们的胜算也能再多上几分。还是那句话,集团是老爷子一辈子的心血,家族的产业要想一代代延续下去,就绝不能交给陈亦度这种废物。” 




“如果遗嘱的内容对我们不利呢?”陈亦衍还是不放心,“遗嘱内容全都公证过,而且照律师的说法,爷爷签订遗嘱的时候现场还有好几位有头有脸的见证人,如果能提前知道他们的身份,我们或许还能多做点准备,可惜那个王律师嘴巴严得要命,什么信都不肯透露。” 


 


“哼,老爷子对王律师一家有恩,他宁可信个外人也要对自家人防着一手。哼,不过就算老爷子脑子被烧糊涂了也无妨。”陈仁眼里闪过一丝戾色,“只要陈亦度死了,家产最后还不是回到我们手里。”




“可我听说他刚聘请的司机可是个狠角色,听说是刚从部队下来的,牛着呢,如果迫不得已要鱼死网破,他可不好对付。”




“区区一个人还能是三头六臂不成?如果他想飞蛾扑火,就连他一起解决。”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07)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
  2. 我想靖靖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