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2

蒜泥蛋黄酱:

前篇戳我:【1】




来不及解释了快上车!⁽⁽٩( ´͈ ᗨ `͈ )




————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2






胡八一也客串过保镖,只不过他以前参与过的任务安保级别不同,背后通常会有一个团队进行全方位的支持,而像陈亦度这样的有钱人,则通常会通过专门的安保公司聘请保镖,这些安保公司有些有军方背景,也会吸收很多退役特种兵,对付那些流氓打手绰绰有余,但陈亦度显然并没有走这个渠道,整件事处理的相当低调,胡八一隐隐感觉到陈亦度可能已经暗中掌握了某些风声,但又不便做的太明显,看来大户人家的窝里斗确实一言难尽。




在秘书的带领下,胡八一就像刚入职的新员工一样,在大楼里上上下下转了一圈,大体上了解了整栋大楼的布局和各类楼梯出口的位置,作为陈亦度的心腹,秘书也适时的做了讲解,比如哪些是陈亦度控制的部门,哪些又是他的伯父和堂哥说了算。 




到了下班时间,胡八一便取了车停在公司门口,见老板下来立马替他打开车门,陈亦度也不多话,一上车就开始闭目养神,从此再未开过口。胡八一把着方向盘在车流里穿梭着,目的地和路线秘书已经详细交代过,不过真的上手还是头一次,他心道后座那位也是够心宽,也不怕被新来的司机拐跑咯。




短短几天下来,胡八一已经把该熟悉的地方都烂熟于心了,他还为陈亦度私宅的安保系统提了不少可以改进的地方,在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点上,他对自己的新老板还算满意,只要他说明的理由有道理,陈亦度都会充分采纳他的建议。除了话少冷漠以外,胡八一在他身上完全挑不出其他缺点。 


 


这天晚上是陈亦度的堂兄陈亦衍的生日,特意在别墅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派对款待亲朋好友,陈亦度当然也在受邀之列,但胡八一看他的脸色似乎对这类活动并不热衷,再说了,在陈老爷子的遗嘱公诸于众之前,他们还是竞争对手,关系能好得起来才怪。




陈亦度要去参加生日宴会,胡八一自然要跟随左右,他们踩着点走进派对会场,别墅里音乐震耳欲聋,泳池边随处可见身着比基尼泳装的美女,正朝他们这边打量着,服务生托着盘子在人群中往来,不时有人取走托盘上刚调制好的鸡尾酒。 




今天的寿星此时正坐在泳池旁的沙发上,两位装扮妖冶的美女一左一右被他搂在怀里,看到堂弟过来,他也不着急起来招呼一下,继续跟美女调情,直到陈亦度走进了才正眼瞧过来,才漫不经心地起身相迎。




“哥,生日快乐。”


陈亦度一副例行公事般冷冰冰的语调,他带来的礼物在门口就已经交给佣人了。




“亦度老弟,欢迎欢迎,自家人不用这么客气,随便吃随便玩。”陈亦衍假装亲热地揽住陈亦度的肩膀,“你一来,这满屋子的美女就只顾看你这位大帅哥了!” 




“今天你这位寿星才是主角,我不过是来沾沾喜气罢了。”


陈亦度依旧冷着脸。


胡八一跟在旁边不好插嘴,但他对陈亦衍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一开始老板收到的邀请函写的是生日酒会,所以在他的要求下,两人都是正装出席,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这其实是个轰趴,穿正装的反而成了尤其格格不入的存在,连这种小地方都要赶着给人上眼药,气量心胸有多么狭小可见一斑。




陈亦衍手指上夹着烟,对堂弟的冷淡反应毫不在意,转而向刚才陪伴在身旁的两位大美女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堂弟陈亦度,又年轻又有才干,还是个大帅哥,从小到大追他的姑娘海了去了。”




两位美人立刻娇滴滴地围上来,陈亦度厌恶地皱眉,似乎很排斥她们身上浓烈的香水味道。




陈亦衍眼珠一转,美人一看到他的眼色立刻心领神会,连忙端起摆在桌上的酒杯,自己只润了润嘴唇,就将沾着口红印的酒杯送到陈亦度面前:“今天我们带了好多姐妹过来,陈少这么帅,待会儿我就要被漂亮姑娘团团围住了,我们恐怕就没机会请陈少喝酒了呢。”  




“美女敬的酒可不好推辞啊。”


陈亦衍掩饰着眼角的坏笑,也在一旁鼓动。




陈亦度不好推辞,只好将杯子转了个面,再将里面的酒饮尽。


 


“虽然我这个堂弟非常优秀,可惜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家里也一直在为他着急呢,这回正好,给他好好挑挑。”




“陈少总不至于那么清心寡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吧。”


美女们嬉笑着。 


 


“这倒不是他清心寡欲,而是因为别的缘故。”陈亦衍假装惋惜地说道,“那是因为他那方面天生就有障碍,完全不能人事。”




胡八一原以为是陈亦度择偶标准高,或者性格不合,但从陈亦衍的说法来看,倘若不是瞎扯淡开玩笑,那就是当着面在羞辱人了。




两位美人面面相觑,跟着故作惊讶,“哎呀,那岂不是没法传宗接代了?男人那方面不行岂不是个活太监?长得再帅也没用啊。” 


 


“是啊,要知道我们陈家可是家族企业,家业是要传给后代的,没有后代的就是无根之木,老爷子是聪明人,自然明白把家业交给谁才是明智之举。”




“那是、那是。”


两位美女连声附和,周围徘徊的另外几位本来还对旁边那位刚来的帅哥很感兴趣,但在陈亦衍当众揭短之后便悄然退开了。




陈亦衍还在跟美女们滔滔不绝,言辞间少不了讥讽挖苦的字眼,如果那是信口雌黄胡说八道,陈亦度完全可以反驳过去,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面无表情地任其羞辱,然后告辞离去,这就等于变相坐实了他的说法,但不沉默又能如何呢?再多的争辩在事实面前都是软弱无力的,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胡八一自认只是个局外人,这回都有些看不过眼,直觉得老板太他娘的窝囊,这种时候居然还能沉得住气,换做自己恐怕早就一通老拳伺候了。 




“你那堂哥太他娘的阴损了。”


刚回到车上,胡八一还是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习惯了,从小到大也不是第一次被他抓着这个四处宣扬。”


陈亦度跷着腿坐在后面,即使车窗都关着还是能听到别墅里传来的电子乐,吵得他头疼。 




“敢情还是真的呀?”




一开口,胡八一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但令他意外的是,陈亦度没有追究这点,他将车窗摇下一半,透点自然风进来能让他烦躁的情绪得到一点纾解。




胡八一的驾驶技术很好,车开得又快又稳,陈亦度沉默寡言,他也只能收敛着性子专心开车,时不时地留心一下周围的动静,前方路况通畅,两侧没有车,后面也没有小尾巴,可就在他瞥过车内后视镜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家老板的样子好像有点古怪,脸色红得不像话。




“老板,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管开你的车。”




话说到这份上,胡八一也不好多问。




陈亦度的住所位于滨江的高级住宅区,离公司大楼只有二十分钟车程,虽然住宅区以高品质的物业和健全的安保措施为卖点,但在专业人士眼里,所谓的铜墙铁壁依然漏洞百出。




车刚停入车库,陈亦度的脸色就更差了,尽管在进楼的时候他始终强打精神,但一进家门还是禁不住脚下一软,直接卧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他将脸埋在臂弯里气喘吁吁,咬着牙好不容易挤出一句整话:“帮我……把浴缸灌满冷水……”




胡八一不明白他的用意,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家里的浴缸很大,还是带按摩的那种,就算龙头开到最大,灌满一整缸也要花费不少时间,胡八一等了十分钟,水才刚到三分之一,不过陈亦度却已经等不及了,他吃力地扶着墙走进浴室,然后把胡八一赶了出去。




保镖兼专属司机的男人不放心地候在门外,接着便听到有人踩进水里的声音,他越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还没到三伏天呢,洗冷水澡也不怕着凉,他越想越不对头,该不会是犯病了吧?胡八一还记得王凯旋之前曾经提过,陈家这位少爷从小就体弱多病,难不成是因为刚才被他堂哥气到了,一口气憋不下去保不准就憋出个好歹来。




“老板,你还好吧?要是没事就回一声!” 


胡八一在门上敲了几下,见里面没人应,他又把嗓门放大了几分,敲门的力道也跟着重了。




可浴室里的反应仍旧是一片死寂。


胡八一这下可不管那么多了,尽管门从里面反锁着,但一个普通的锁头根本架不住他的蛮力,他照准位置下脚,门顿时哐的一声踹开了。




“老板?”




肉渣






胡八一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才好,不知所措地下床洗澡换衣服,完成了一连串步骤之后才坐到餐桌前。




两人相顾无言的状态一路持续到进公司,下午有个重要的例会,陈亦度要听取各个部门的报告,胡八一脑袋里一片混沌,好在他的职责范围里不包括旁听,他浑浑噩噩坐在外面,一等就是三个钟头。 




待散会的时候已经四点了。


胡八一照惯例要陪同陈亦度一起回楼上的办公室。




偌大的会议室里空荡荡,只剩下陈亦度一个人,他扶着额头,一听到脚步声便立刻警惕地直起后背,好像领地意识极强的野兽,一有人踏足就立刻摆出防御姿态。




胡八一伸手往额头一探就知道他发烧了,但脸色苍白的人却冷酷地甩开他的手。 


 


“出去!” 


口气相当坚决。




“你发烧了,身体行不行,不行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不想在这关键时期露出任何破绽。”




“你烧得很严重,硬撑着会出事的,难道遗产比身体还要重要吗?还是说,我在这里把你敲晕了更直截了当一些?”




胡八一伸出手扶他,也许是劝导起了效果,陈亦度总算攀住他艰难地站了起来,这时,胡八一才猛然惊觉对方背后全是冷汗,连衬衫也湿透了,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看样子他在会议期间就开始感到不适,但为了不让同样列席的伯父和堂哥发现只能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硬扛到结束。 




看他坚忍的模样,胡八一也动了恻隐之心,于是他的蛮力这下又有了用武之地,他将人打横抱起,一直走到门口才放下,推开门,那个虚弱的陈亦度又挺胸抬头走在前面,面对打招呼的雇员也是有条不紊地点头一一应过。




可到了车里,他的身体就立刻垮了下来,完全不顾形象地躺倒在后座上。


胡八一觉得这急热多半是因为昨天晚上泡了冷水澡的缘故,再加上之后两个人在床上又是各种索求无度,也难怪身体会受不了。既然老板不肯去医院,那起码要让他早点回家休息,想到这里,胡八一忙一脚油门踩到底,擦着最高限速直奔私宅。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277)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