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1

转载优质冷cp

蒜泥蛋黄酱:

答应给 @倾锋天下苏小青 的胡八一X陈亦度~


因为生理痛来不及写完了,不过应该篇幅不长吧,背景现代架空,不然没法把两个人拉一块| ू*꒦ິ꒳꒦ີ)。oO~


退伍特种兵胡八一X霸道总裁陈亦度,然后就是GSLB你懂的₍₍⁽⁽(ી( ・◡・ )ʃ)₎₎⁾⁾




等这篇完了我再继续还债(⑉꒦ິ^꒦ິ⑉)


-------------------------------








【楼诚衍生/胡八一X陈亦度/811】郎骑竹马来1








胡八一退伍转业了。


上头已经给他做了安排,说是去市局刑警队,虽说这刑警待遇不咋地还成天忙的要死,但好赖也是个公务员,这从特战退下来的人多了去了,多数还混不到这个编制呢。听说炊事班有几个刚退下来就打定主意回老家开饭馆,据说日子过得还挺滋润。陆军特战的伙食虽说比不上空军那拨亲娘养的吧,但炊事班的老本行可是一点也不枉多让,捡颗白菜能开花,拿根萝卜能雕出嫦娥奔月来,更别说这军事水准都快被网上军迷吹成神一级的战斗力了,是真是假暂且不论,只一点,炊事班那可是负责管饭的,谁敢对炊爷不敬,到哪儿挨捶都是活该。 




胡八一有个好朋友叫王凯旋,炊事兵出身,跟他同一批进了特战,两个人一开始挺不对付,毕竟在原先部队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尖子兵,平常嬉皮笑脸油嘴滑舌,但骨子里都傲气得很,奈何特战队最不缺的就是兵王,一群特战菜鸟落到老鸟们手里,自然是虐的死去活来,胡八一和王凯旋很是同甘共苦了一把,在最后的选拔里,两个人弹尽粮绝,差点就要发信号灯放弃,关键时刻王凯旋逮到一只田鼠,匀了胡八一半只,两个人把田鼠皮剥了就着带血的生肉直接往肚子里咽,这才勉强恢复了一点体能,合力从残酷的选拔里脱颖而出,自此成了铁哥们。




不过胡八一最后没有接受上级的安排,而是决定自行解决就业问题,临别前,他把转业安置费拿出来买了几箱好酒,陪战友喝了个酩酊大醉。他这辈子最见不得生离死别,趁大家都醉着没醒,他一个人偷偷背好行礼去办退伍手续,正式脱下这身陪了他十几年的橄榄绿军装。 




下一步,他打算去投奔王凯旋,那小子比他早一年退伍,貌似现在当什么中介人,貌似混得还不错,知道他也快退伍了,一早就放话说要帮他解决就业问题,铁定比上头的安排得好。既然自家兄弟拍胸打包票,胡八一自然要领受,一早就托人订好了去上海的火车票。




刚出站,胡八一看到人群里有个中年胖子,其实王凯旋还没退伍前也算是有身材的人,没想到才短短一年时间肌肉就开始往肥肉发展,脸整整圆了一圈,胡八一第一眼都没认出来,那身白衬衫黑西装再配一副黑超,乍一看还以为是黑社会呢,难怪周围拖行李箱的人都要绕道走。




特战出身的人感官都被磨砺得敏锐至极,一察觉到胡八一的视线,王凯旋便立刻回过头来,摘下黑超定睛一看果然是自家兄弟,立刻哈哈大笑着上前勾住脖子。




“看着气色不错啊老胡,怎么样,先去搓一顿帮你接风洗尘,再找个娱乐场所好好放松放松?” 




“胖子啊胖子,这才一年没接受组织教育就开始腐化堕落了啊?”


胡八一一拳砸在他胸口,虽说人是开始养膘了,但底子还留着,一拳下去纹丝未动。 




“我说娱乐场所,就不能是电影院吗?”


 


“就你还电影院?街边小录像厅吧。” 




“都什么年代了还街边录像厅,胖爷家的电脑里塞足了一个T,就怕你看多了受不了,满脑子都是赵忠祥老师的声音——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


王凯旋模仿着播音腔,听起来还挺像回事。 




“别以为拿这个就能动摇我的党性原则。”胡八一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我是坚决拒腐蚀永不沾。”




“行了行了,装得人模狗样的,知道你老胡是哨所旁的小白杨,根红苗正行了吧?”王凯旋一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样子,“我这还不是怕兄弟在山上呆久了憋得慌嘛,五指姑娘再好,还是敌不过这凹凸有致的漂亮美眉啊,别看你现在装得一副翩翩君子似的模样,那都是因为没找到对眼的,等回头你沾了荤腥,指不定就一个饿虎扑食冲上去了,到时候那干柴烈火啧啧——” 




“滚你。”胡八一不客气地把装衣服的挎包往王凯旋手里一塞,“别放屁了,赶紧吃饭去,老子肚子都饿扁了。” 


 


王凯旋在火车站外拦了部车,直接拉兄弟去了市中心的饭店,两个人在桌上胡吃海喝,不一会儿就把桌上的菜扫荡一空,十几个啤酒瓶堆在脚边东倒西歪。 




“我跟你说老胡,你这回可是撞大运了。”


王凯旋已是一脸醉态。 


 


“哦?”


胡八一没少被王胖子灌酒,但他酒量不错,愣是还保持了六分清醒。 




“我知道有个富家少爷,特别喜欢你这种高大威猛当过兵的猛男,他愿意出一个月三万包养你,你只要动动腰嘴巴甜一点,钱来的不要太轻松。”




“王胖子你是找死吧?”


胡八一一听就知道那是开玩笑,不然这小子真给他介绍这种下三滥的活,他保准第一个跳起来把对方掐死。 




“真开不起玩笑。”王凯旋晃晃酒瓶子一饮而尽,总算言归正传,“DU集团你知道吧?”




胡八一才来上海,连地名都没搞清楚几个,就更别提这些商场上的头头脑脑了,王凯旋也不多吊胃口,接着就开始做讲解。




DU集团是有名的家族企业,前不久,第一代掌舵人陈老爷子刚过世。


他膝下原本有两个儿子。




陈老爷子的大儿子陈仁资质平平,却视财如命野心十足,而他的独生子陈亦衍则是个只懂得伸手向家里要钱吃喝玩乐的败家子,根本没心思打理家业。转到他名下的几间公司没几年就开始坐吃山空。 




陈老爷子的小儿子陈义虽然天资聪颖手腕灵活,可惜天妒英才,婚后才几年就意外身亡,他的妻子本就不好,因为悲伤过度没隔几年也随夫而去,只留下一个年幼体弱的儿子名叫陈亦度。




同样是家族的第三代,比起他那个作风纨绔的堂兄,这个体弱多病的陈亦度就争气多了,也深得陈老爷子疼爱,留学进修回来之后就一门心思投入家族生意里,成绩斐然。 


 


如今陈老爷子过世,家里的遗产要如何分配就成了一个大问题。


律师表示,老爷子早就留下遗嘱并做了公证,但按照他的要求,必须等到下周才能对外公布遗嘱的内容。 




“陈家家大业大,老爷子留下的集团公司可是一块人人都眼热的香饽饽,少一个人就少一个抢遗产的对象,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吧。老爷子的小儿子虽然早逝,但老爷子肯定会有所照顾。”王凯旋指指桌上还没喝完的两瓶啤酒,“那边的父子俩肯定是穿一条裤子,万一他们贪得无厌,赶在遗嘱公布之前把势单力薄的那位给择出去,那不管遗嘱怎么写,家里的产业都会悉数落到他们手里。” 




胡八一一点即透,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要防范被人暗中使坏,当然得找个既有本事又靠得住的人。




王凯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推到他面前。


名片的主人是陈亦度,后面挂的头衔自然是DU集团的职位。




“陈总的心腹托人托到我这儿,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我大体介绍了一下你的情况,当然你放心,不该说的绝对一个字都没透,这位陈总倒也是个爽快人,人都没看着就接受了。” 


 


“他都不需要面试什么的吗?”


胡八一皱皱眉,总觉得事情有点不靠谱,刚才还说那位陈总聪明有本事,怎么在安保问题上这么随便呢。 




虽然满腹疑窦,但王凯旋的报价实在诱人,想来试一试总没坏处便一口答应下来。 




在王凯旋的安排下,胡八一临时租了一身黑西装去见自己未来的老板。


公司大楼很高,外层都是时下流行的玻璃幕墙,在高楼林立的浦东也算排的上号了。




胡八一虽然一直在深山老林里训练,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神情淡然的跟在秘书后面,不时四处打量通道和办公室的分布。




办公室很宽敞,站在窗边就能俯瞰四周的高楼大厦。 


显然,在圆弧形办公桌前坐镇的那位就是大老板了。 




那个人看起来很年轻,个子高挑英俊潇洒,算是很容易被桃花包围的帅哥吧,可他脸白手白,人也跟冰山似的,眼神像是从玻璃折射出来的光线,只有看人的时候才闪烁出一丝精光,末了却一点烟火气都没有,只剩下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胡八一?” 


低音意外的好听。 


 


“是,退伍转业军人。”


胡八一站姿笔挺,目光不怒自威,他毕竟是手上沾过血的人,身上的煞气绝非普通人可比,平常不显山不露水倒还好,一旦他杀气毕露,甚至能一下子惊起树上麻雀。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保镖,24小时贴身保护。但对外,你的身份是我的专属司机。”




陈亦度一开口,旁边的女秘书就将一份文件夹送到胡八一面前,里面是预先打印好的合同,一式三份。胡八一扫了一眼,除了每月基本工资以外,还有津贴和奖金,他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惊叹,这有钱人出手就是大方,如果干得好,一个月到手起码在三万以上,确实比刑警待遇好多了,虽说24小时都得跟着,但他这次过来孑然一身,倒也没什么拖累,于是他接过秘书递过来的钢笔,在合同最后刷刷签上自己的名字。 




此时他并没有发现,弧形办公桌对面的金主正假装不经意地望向他,眼里难得显露出一丝淡淡的温情。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 ( 474 )
  1. 香蕉剑穗儿蒜泥蛋黄酱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优质冷cp

© 香蕉剑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