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杜见峰X齐勇 北大荒爱情故事 (终篇)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齐勇的家说起来是不远,可东拐弯西绕城的转悠了好些功夫才到,加上齐勇这孩子从小就实诚,正阳河街上的叔叔阿姨都认识他,拉住他就要嗑叨上几句家长里短,他们笑盈盈的眯起眼,先是扔出一些无关紧要的烟雾弹,比如在北大荒吃的好不好,睡得香不香?


杜见峰痞气的挺了挺腰杆,心里呸了好几声。


果不其然,再过一会儿就问到了……


勇子,咱们街上的那谁谁谁,唉呀妈呀,长得贼俊啦,眼睛水灵灵的,保管你瞧得上……


勇子,北大荒的姑娘整天干粗活的,哪里比得上这城里的姑娘,饺子馆的那个青青,今年刚满十八,家里成分好,赶明儿你上五叔家瞅瞅……


齐勇吓得连连摆手,被说得面红耳赤,一把好嗓子都颤得走了音,[哎呀,叔,婶,他们都是好姑娘,我指不定得一辈子留在北大荒呢,哪能害了人家呢……]


杜见峰听得脸一冷,笑容慢慢淡去。


[杜见峰,你嘴里哼唧什么呢?]等人一走,齐勇转过脸来瞧着他笑笑。


[齐勇……]杜见峰张了张嘴,又迟疑了一会儿,才低低眼睛,[其实也没啥……]


齐勇贼兮兮的斜歪着脑袋,拿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绕着他上下扫了个遍,最后眉梢翘高成滑稽的弧度,[诶,杜旅座,今天怎么闷闷不乐的,哪个不开眼的惹着您了?]


他嘴缝里溜出一缕白雾,眼睛又圆又明亮,眼底还凝起层湿漉漉的水汽……


杜旅座瞧着瞧着,忽的弯弯眉眼笑得邪里邪气的起来,扒拉住齐勇帽子就开始啃他嘴唇,齐勇猝不及防的哀嚎着刚吱了半声,余下的全被吞进了杜见峰的唇齿间,他挣了两下,使使眼色,暗示杜剑锋别在巷子里乱来。


可杜见峰野惯了,偏生爱和他对着干,嘴唇稍分开两寸,又捏玩着齐勇软软的耳垂吻了上前,齐勇被吻的还来不及闭上眼,怔了片刻,两腮的云霞烧的火红绚烂,杜见峰缠绵的吻和贴着脸颊的炙热肌肤弄得他脑袋晕晕乎乎,那湿热的舌根滑得像一尾鱼鲶鱼,卯足了劲的撩拨着齐勇青涩的舌尖,缠得齐勇一触到就浑身战栗。


杜见峰见齐勇难得的不别扭了,捧着他的脸隔远些瞧他。


齐勇依然睁圆着一双黑眼睛,画面像是有一刻的静止了,他没有眨眼,几片零星的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冷冷清清的,配着他那红扑扑晕染着浅浅情潮的脸颊,别样的好看。


齐勇终于咳嗽了两声,[一会儿,你要是见到我爸妈,就说自个儿是咱七连的就成,我爸妈老实,就怕我在外面胡乱认识人。]


他瞪他两眼,故意提高声调耍耍他,[何况您是旅长,我爸妈一听那不得吓一哆嗦,恨不得赶紧把你这老祖宗供起来。]


杜见峰笑,[那成,老子就告诉咱亲爹,我他娘的是齐家倒插门的女婿,合你小子心意不?]


[行了,你就得瑟吧!]齐勇把手往衣袖缝里一揣,眼皮子上下一翻,白了他一眼。


两人又亲亲热热的绊了好一会儿嘴,没多久就到了。


齐勇家不过几间瓦房,杜见峰视线慢慢的朝着地上覆着的厚雪往上看,墙角堆着一些木材,齐勇他爸正在弯着腰往屋里拾材。


[爸……]齐勇兴高采烈的喊了声,下一刻眼眶却湿了。


*


这顿饭吃的其乐融融,杜见峰嘴皮子


一溜一溜的,平日里又见多识广,哄得两老高兴得不得了,齐勇则心里暖暖的,抿着嘴,挑着筷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父母聊天。


那杜见峰也许久没这么开心了,两杯白酒整下肚,晃悠悠的站起来就开始含糊不清的嚷起了《沙家浜》里的一段唱词。


“祖国的好河山寸土不让,岂容日寇逞凶狂!”


“战斗负伤来在沙……家浜”


他咿呀两声,那股军人的架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齐勇被逗乐呵了,塞进去的那口饭菜一下子卡在嗓子眼上,呛得他眼泪汪汪的。


[错了错了,是战斗负伤离战场,养伤来在沙家浜。]齐勇咧嘴露出一排白牙,[祖宗,您说话都说不清了,坐下来,消停会儿,啊……]


杜见峰嘿笑两声,手指了指齐勇,声音放低了些,[你就爱跟我拌嘴……]他手撑着桌沿,举起酒杯躬了躬身,望向二老,[齐叔,齐婶,新年快乐。]


他手肘顶了顶齐勇,齐勇正一个劲儿的朝他挤眉弄眼,杜见峰笑了笑,齐勇却那宠溺的眼神弄得不好意思的咳嗽两声,这才擦着杜见峰的肩膀站了起来。


[爸,妈,新年快乐!]他端着酒杯和杜见峰相视一笑。


*


夜里鞭炮齐鸣,气氛热闹得很,两个人坐在热烘烘的炕上,窝在一床被子里磕瓜子。


[真想一辈子这样……]齐勇感叹一声,[细水长流,平平凡凡的。]


[小兔崽子……]杜见峰攥住他的手,凑到唇边吻了吻,[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齐勇凑过去吻住了他。


窗外,烟花绽放得灿烂,绚烂了整片天空。


[咱们还有一辈子,等哪天老子老得走不动了,咱们就躺炕上,等着小崽子们伺候咱俩。]


[呸……]齐勇白他一眼,[咱俩都是老爷们儿,哪能蹦得出小崽子,你当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呢,成天叫你个老小子多读点书,唉唉唉……]


[嘴挺利索啊,那就和老子来做做运动……]


[臭……啊……杜见峰……你个乌龟……你给齐爷爷记着……哎哟……]


1976长达十年的文革运动结束,1979年齐勇被调回哈尔滨,同年考入哈工大土木工程专业。


1982年杜见峰退役。


1984年两人移居美国。


从此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夫夫生活😁


The  end


首先新年快乐,谢谢大家喜欢这篇文哟,终于完结了,写得很凌乱,因为一边看电视一边写的(好不负责的作者!)


接下来可能会继续更另一篇文了,和这篇文番外,唔……也许还会开个新坑。


总之,非常感谢大家的喜欢,我也不怎么会说感谢的话,但发自内心欣慰,因为写文有人看还蛮开心😁。

评论

热度(127)

  1. 香蕉剑穗儿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