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杜见峰X齐勇 北大荒爱情故事 (7)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火车缓缓的前进着,齐勇和杜见峰俩大老爷们儿脑袋挤一块儿,蜷着腿紧巴巴的窝在一床又脏又旧的棉被里。




邻床还有一卷棉被,杜见峰扯了过来,抖了几下,连着军大衣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住齐勇,把他弄得像个棉球。




齐勇故作嫌弃的推他几把,[杜见峰,你咋整天都没皮没脸的,我说什么你都当耳旁风……]




他掀开棉被往杜见峰身上罩了去,[大过年,着凉了谁照顾你啊!]




杜见峰听了他的话,乐呵得把着他的肩膀,嘴唇贴着齐勇软糯糯的耳根子,稍稍一出气,就弄得齐勇脑子里胡思乱想,还惹得浑身痒痒,最后只能掩饰般的咳嗽两声。




他低着嗓子,凑近齐勇红彤彤的脸蛋子,刚想吻一吻,齐勇却动作极快,一个大嘴巴子给他拍了过去,[严肃点,再不规矩,我罚你抄十遍《毛主席语录》。]




杜见峰哎哟一声,赶紧撒了手。




齐勇瞧着,咧了咧嘴,又是无奈又是好笑,[你说你吧,从小就是个混小子,现在也还是一点没变,流里流气的没个正形。]




杜见峰痞里痞气的笑笑,倾过脸手爪子摸了两把齐勇尖尖翘翘的下巴,嘴唇慢慢挨近那肖想了大半年地方,指腹又滑向了齐勇柔软的耳垂,稍稍用了些力,齐大班长脑袋就被按得更近了,他眼神懵愣着,眨巴了两下跟星星一样亮晶晶的圆眼睛,[干啥?]




杜见峰看上去满肚子的坏水,一声不吭的就把齐勇给压铁床上,床发出哐当一声,不过好在轰隆轰隆的火车呜呜声给盖住了,可当时那一阵势吓得齐勇狠狠喘了他小腿一脚。




齐勇被他压得呼吸不太舒畅,低吼了一嗓子,[你个王八蛋,怎么随时随地的……]




说着两颊飞红起来,一时羞愤交加,又碍于情面讲不出余下半句话。




[齐勇……]杜见峰歪翘起嘴角,他沉默的时候眉目看上去特别好看,简直能把人的魂儿都勾了去。




齐勇瞧着他,眉毛雄赳赳气昂昂的一扬,[有事说事,别瞎折腾!]




[好……我他娘的就直说了,老子想……]他用鼻尖蹭了两下齐勇,嘴唇轻轻贴着齐勇的嘴巴慢悠悠的打转,似吻非吻的,鼻间灼热的气息纠缠上齐勇,撩得齐大班长喘着粗气再次给了他一脚。




他亲他一口,又分开稍许,齐勇脸红得像是熟透的果实,眨了眨黑幽幽的眼睛,听见杜见峰咧高嘴用气音说,[想和你小子一块儿钻被窝……]




[混账王八蛋……]齐勇压低嗓子吼一声,膝盖顶上杜见峰的裤裆,眼神又是挑衅又是笑意,[再胡嘞嘞的,信不信齐爷爷我废了你!]




杜见峰一脸的贼笑冷了些,终于正经着坐直了身体,大咧咧的两腿一伸,后脑勺往铁床上哐当一靠,[不钻被窝也成,咱俩说说话。]




[说啥?]齐勇警惕的瞪着他,[我可不是大姑娘家,听不来那些甜言蜜语。]




他想了想又接着说,[行,那就说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动歪心思的……]




[老子对你的心思从小就没正过……]




[啧啧啧……你这当了旅长,说话是越来越溜了。]




齐勇裹得像团棉球,慢吞吞的从被窝里艰难的爬起来,刚刚一坐直,就被杜见峰勾肩搭背的圈在怀里,他笑呵呵的眯起眼睛,掏出一个银白色的扁酒壶,在齐勇面前晃了晃,[小兔崽子,来喝喝酒,也他娘的可以继续提升一下革命友谊嘛……]




齐勇朝他翻个白眼,倏然就笑出了声,[只要你不想些污七八糟的,啥都成。]




齐勇拧开酒瓶,清冽的酒香立刻飘了出来,他仰头浅呷了两口,舌尖有点发麻,入喉软软绵绵的带着果甜味,很是特别的酒。




[你小子可真贪嘴……]杜见峰抢过酒瓶喝了一小口,[这酒后劲儿大着呢……]




[唉,杜见峰,你记不记得,咱俩还在乡下的时候,有一回咱俩一块儿喝醉了……]




齐勇一喝酒就上脸,才没喝几口,脸蛋被就酒气熏蒸得飞红,他的眼里水汽迷蒙的,亮晶晶的望着杜见峰。




杜见峰哟了声,[不对不对,我他娘的什么时候醉过……]




话音一落,他忍不住低下脑袋飞快的偷了个香,偷完还乐滋滋的用指腹在自己嘴唇上意犹未尽的溜了溜。




[那晚上还是我把你给拖回去的,重的跟头牛似的,早知道,就该把你扔猪圈里……]齐勇笑笑,[真是祸害遗千年!]




杜见峰痞气一声,把齐勇圈得更紧了些,齐勇怕冷,喝了酒虽然御了几分寒气,可脑袋晕乎乎的,觉着靠着杜见峰的胸膛这感觉还不赖,于是啥也不在乎了,浅浅的闭着眼睛,身体也放松下来。




杜见峰把下巴抵在齐勇脑袋上,声音不大,[老子那晚上没醉……故意唬你小子的呢……哎哟……你个小兔崽子下手能不能轻点……]




[那时的日子多潇洒啊,掏掏鸟窝,逮逮兔子,每天都过得无忧无虑的。]齐勇眼神变得怀念起来,过了没一会儿,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忽然叹息起来,[春节过完你就该回新疆了,也不知道咱俩下次见面该是什么时候……]




杜见峰心里有一丝无奈,闷闷不乐不乐的喝了口酒,[等老子安定下来,我就给你疏通疏通关系,把你调回城里,你想当工人,还是想当兵都成。]




[我想继续念书……上大学……]




齐勇咕哝一声,喝了酒有些发倦,那声音好像是半梦半醒之间说出来似的。




杜见峰揉了揉他的脑瓜子,满眼宠溺,[你小子已经是个老高中了,肚子里的墨水都满荡荡了,我他娘的却连“毛主席语录”都念不清,怎么还心心念念着读书啊?]




杜老狐狸咧着嘴乐呵两声,[再这么下去,我杜见峰都快配不上您这文化人了。]




[呸……]齐勇哼哼两声,露出一个能融化冰雪的温暖笑容,他凑过去吻了一口杜见峰,[你个老混蛋,本来就配不上我……]




[你小子,学会贫嘴了,我他娘的今天不收拾你……]




[唉唉唉……哎呦……行了行了……杜见峰……信不信我……]




夜越来越深,两个人一边闹闹腾腾的斗着嘴皮子,一边没羞没臊的亲着嘴……




*




孙敬文拉拉灰色的毛线帽,搓着手掌心,站在火车站站台上踮脚张望。




肉包子的香气一阵一阵的飘过来,他起得早,没来得及吃早饭,又等了快一个小时,此刻已经是饥肠辘辘,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可怜兮兮的小弧度回头望着用纱布半遮着的热包子,喉咙一滚一滚的拼命吞咽唾沫。




没过多久火车呜呜呜的轰鸣声越来越近了,是火车进站了。




[齐勇~]孙敬文激动得差点跳起来,一把把住齐大兄弟,[老想你了……]




齐勇抿嘴笑笑,刚想接茬,可一只手十分霸道的横进他和小地包中间,硬生生的把他俩给隔开了。




齐勇皱皱浓黑的眉毛,一脸的无可奈何,更没想到的是,那只手自然而然的搭上了他肩膀。




[哎哟……旅座,您老……也来了啊……]小地包惊讶的瞪大了眼,两嘴一瘪,生生把后半句“怎么哪儿都有你”给咽了回去。




[怎么了,不欢迎老子啊?]他紧紧的挨着齐勇,有意无意的用手指蹭着齐勇的手掌心,齐勇心里一别扭忍不住踩了他一脚。




杜见峰猝不及防被踩得闷哼一声,小地包瞧见了噗的笑出了声,这一当头好巧不巧的给杜见峰听见了。




他拎住小地包衣领子,恶狠狠的压低声音凑近他耳边,威胁道,[笑什么笑,你他娘的欠抽是不?]




[不敢不敢……]小地包忙笑笑,视线转向齐勇,[那啥……齐勇,我爹我妈做了一大桌子菜,就等着你呢,快走吧……]




说着说着他愣了一下,[要不旅座也一块儿去……]




[人家齐勇自己家都还没回呢,你瞎张罗什么……]杜见峰一把把他扯开,攥紧齐勇手就要往前走,[一边玩蛋去,小兔崽子,走,我上你家瞧瞧去。]




齐勇唉了一声,眼神有点不好意思,声音底气不足,[这……不太好吧,我可是答应了人家小地包去他家吃饭的。]




[就是就是,旅座,这初二得走丈人,你跟着齐勇去他家,嘿,说个不中听的话,人齐勇又不是你媳妇……]小地包完全没注意到杜见峰越来越黑的脸,一个劲儿的怂恿齐勇去他家。




[齐勇,我爸妈知道你爱吃那个猪肉炖粉条子,特意的……嘿嘿……]




[等等,你他娘的说初二走丈人,那齐勇去你家是什么个理?]杜见峰心里酸得很直直的看着小地包。




[我姐……唔……]小地包刚刚蹦出两个字就被齐勇把嘴给捂得严严实实了。




[你姐托我给你带信儿呢……]齐勇瞪着他使劲儿给他眨眼间,[她叫你少说废话,多做正事儿。]




齐勇笑呵呵的看着杜见峰,可杜旅座的脸色不太好,他冷哼了声,手指点了点齐勇,[你小子……一会儿收拾你……]




TBC




祝大家平安夜快乐,最近非常忙,基本上是在抽时间写,所以更新很慢,下一章就要完结了,然后会有一篇番外,非常感谢一直喜欢和支持这篇文的姑娘们,希望大家多多评论,也可以给我推文(唔……我什么都吃,非常好养活的!)




前几天看了寻龙决,忽然好想好想写胡八一和齐勇了。




最后,谢谢你们啦……喜欢我的乡村文风,嘿嘿嘿嘿



评论

热度(111)

  1. 香蕉剑穗儿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