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杜见峰X齐勇 北大荒爱情故事(3)【谜之邪教】

你们就说说,这种糙老爷们儿的感情,说动手就动手,说想你就想你,还是西北大炕上的暖呼呼的想念,怎么能不感动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杜旅长一边在嘴里咀嚼着腌萝卜丝儿一边用那双贼亮贼亮的桃花眼望着齐勇。


那个二愣子心不在焉的低头扒饭,两腮浮起的红云显得这个小伙子人特质朴实诚,视线往下,是被北大荒毒辣太阳晒出的健康蜜色肌肤,和衬衣下若隐若现的锁骨轮廓……


杜见峰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像是察觉到什么,齐勇抬起杏仁般圆溜的黑眼睛,发现那个杀千刀的杜见峰一双眼睛就这么直汪汪盯着自己猛瞧,他气得狠剜了他一眼。


杜见峰喜滋滋的吹起口哨,翘高二郎腿,决定开始更加肆无忌惮的瞧着齐勇,这看着看着,眼里开始升腾起别样的火花……


这小子,又瘦又干,枯柴似的脸上胡子拉碴的,穿着件破了三两小洞的白衬衣,鼻尖不知在是哪个旮旯里被蹭得灰扑扑的。


齐勇有个小习惯,就是嘴巴吃东西的时候总爱塞一大口,直把两腮撑得鼓鼓的,接着是闷不作气的低着头风卷残云,再接着会眉梢微微舒展开,嘴角挤出一丝柔软的笑容。


真像一只贪吃得不露声色的猫咪……


这他娘的简直看得杜见峰热血沸腾又食欲大增,一鼓作气就夺过指导员筷子上的一大块牛肉塞进了自己嘴里……


指导员平时怜爱连里的大兄弟和小姑娘们,好肉好菜总是先让给大家吃,今天也是在饥肠辘辘后夹了第一筷子牛肉,没想到就给这个痞里痞气的杜见峰给顺走了,心里那叫一个有苦说不出啊……


另一桌的小黄埔半张着嘴一会儿看看杜旅长,一会儿又瞧瞧齐勇,眼中精光一闪,使劲给小地包递眼色,嘴里叽里咕噜的,[唉,小地包,你快看呐,旅座一直瞧着咱们班长傻笑,看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班长是旅座的媳妇呢,你说是不是?]


孙敬文眼睛在齐勇和杜见峰之间飘来荡去,两人虽然中间隔了两大张桌子,但杜见峰的眼睛跟块牛皮糖似的一直黏在齐勇身上,眼神说不出的温柔和热切。


[咳咳咳……]齐勇听到两人对话老脸一红,挥起筷子就要向小黄埔砸去,[瞎咧咧啥,你小子欠削是吧?]


[哎哟不得了了,班长大人打人了。]小黄埔胖乎乎的身子娇羞的往小地包消瘦似火柴的背后一藏,扯住嗓子大叫。


[齐勇,人小黄埔说的是实话,你瞧瞧你的待遇和咱们的待遇,敢说不是天差地别?]小地包鼓起勇气的回嘴。


齐勇气得想给他一大嘴巴子,却听见杜见峰笑出了声儿……


齐勇害羞的时候总是一本正经,爱把德国的谁谁谁和苏联谁谁谁搬出来,杜见峰是个兵痞子,吊儿郎当不说,读书也从来是囫囵吞枣,齐勇书生意气之时,他就左耳进右耳出,权当齐勇这个臭小子是在假正经,来去几次,可惹到了齐大班长,所以齐勇说到羞愤交加时一大毛病就是……


爱动手揍人。


齐勇两眼一眨,那抹红晕更浓了,他想起那碗猪肉炖粉条子……


心里又是甜蜜又是遗憾,再然后,他想起了这群过河拆桥的家伙。


*


兵团里一两个月吃不上一会荤的,昨天他就尝了两口猪肉炖粉条子,就把剩下的留给了小地包和赵天亮那群小兔崽子了,一群小伙子见着肉感动得泪花都快闪出来了,直把齐老祖宗捧上了天。


齐勇清清嗓子,心里也是乐呵呵的,豪气的拍拍胸膛,[你们这群小子可得把我齐爷爷哄好了,日后才能吃上大鱼大肉。]


小黄埔用筷子夹着那一长溜的粉条,眼神虔诚,瘪着个嘴,下嘴皮和牙齿打着颤,又像只狗似的嗅来嗅去,半天才敢塞进嘴里。


小地包和王凯几个倒是活得自在,一边吃着猪肉炖粉条子一边忙活着打牌。


齐勇一边笑一边往后退……


赵天亮忽然大吼一句,[班长,这么晚了去哪儿啊?]


[我……我牵乌云去河边洗个澡。]说完就溜了,完全不给人接话机会。


[唉,不对啊,乌云不是下午才洗过澡嘛?]


[就是就是,你看齐勇对乌云比对大姑娘还亲热,依我说,他干脆跟乌云过得了。]


只有赵天亮若有所思的瞧着门外月色。


*


月亮刚一出来,杜见峰就贼兮兮的蹲在一角暗处抽烟。


等齐勇牵着乌云到了河边,杜见峰个臭流氓立马扑了过来,死勒着齐勇的腰把他往水里拽,嘴唇在朦胧月色下碾压着齐勇的下巴尖,又一路往上滑到齐勇的微翘的嘴角,他喘了口气,牙齿轻柔的衔起齐勇薄薄的下嘴皮,又分开,啵的一声亲在齐勇红彤彤的脸蛋上。


齐勇半截小腿淹在小河里,衣服和裤子在彼此纠缠间弄得个湿嗒嗒,精瘦的腰腹线条显了出来,杜见峰再次没皮没脸的凑了上前……


齐勇一把把他推开,[杜见峰,你是不是属狗的,这么爱咬人,再犯浑……]他的气息有点喘,黑眼睛看向一边在无聊得啃花骨朵的乌云,又说,[乌云还没栓呢,一会儿指不定又跑哪儿去撒野,弄得浑身都是泥。]


乌云抬起眼睛委屈的呜咽了一声……


杜见峰赶紧大吼一声,[儿子,爹妈说话,别插嘴。]


乌云打个鼻响又把头埋下了,继续欢欢喜喜的蹂躏那朵花瓣。


齐勇忍俊不禁的笑笑,[唉,你这次能多待几天么?]


[老子想待几天待几天,怎么了……]他把齐勇的手指攥过来,慢慢的在他手掌心磨来磨去。


他笑了,[你想老子啊?]


齐勇呸了一口,[放屁,那是因为,因为你在的时候大伙儿都有肉吃。]


[那你倒是说说,心里想老子没有?]他不死心看着齐勇。


[大男人的,什么想不想的,你腻歪不腻歪啊?]齐勇憋半天才冒出一句。


[好……你小子不说也成,老子亲自来验。]他把手滑紧齐勇的裤子里。


[杜见峰,你……]


杜见峰没羞没臊的笑,伸手解开自己的上衣扣子,[你个小兔崽子,平时讲大道理的时候嘴巴利索得跟什么似的,一到这时候就哑巴了,老子是得动动真格了,不然你他娘的还以为老子是纸糊的老虎。]


[唉……停停停,好,我说……]齐勇伸出手制止他,长呼一口气,[话我说前头了,我也是个爷们儿,一般不轻易说这些……]


他偷眼瞧杜见峰,又说,[咱俩半年没见了,我也是想你得紧,记得上回冬天北大荒刮大烟炮,我缩在炕上,睁开眼闭着眼全是你的影子,我那时候就想啊,要是你在这儿多好啊,还能给我暖暖被窝,唉……杜见峰……唔……]


[杜见……杜……你个王八羔子……你他娘还咬……]


TBC


嗯,这就是最近的我,一个不想被拯救满脑子都是污水的孤狼。(明天会修改……)


大烟炮:指北大荒风雪交加的天气

评论

热度(138)

  1. 香蕉剑穗儿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就说说,这种糙老爷们儿的感情,说动手就动手,说想你就想你,还是西北大炕上的暖呼呼的想念,怎么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