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杜见峰X齐勇 北大荒爱情故事(2)【谜之邪教!】

说真的要是我,看见齐勇穿个白背心,身上淌着水,脸上发着光,站在我面前,啊啊啊我也想抱过去呀●ˍ●羡慕杜旅长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杜见峰兵痞子一个,平日在部队里我行我素的,性子野惯了,再加上快半年没见齐勇了,哪管得了那么多了,浑身还湿漉漉的就开始死皮赖脸的就往人家身上凑……


左手箍紧齐勇的腰,右手急色的在他的胸膛到小腹来回的撩拨,嘴唇沿着齐勇的下巴曲线一路往下啃噬,时轻时重的…


齐勇是个知识分子,对性这件事坦然又清醒,不觉羞耻,来这北大荒快第三个年头,杜见峰一年才来两次,夏天一次,冬天一次,他心里也是盼着的,只是嘴上犟,心气儿挺高的,柔情蜜意的话他是怎么都说不来的。


不过这样一来,倒把杜见峰乐得欢喜,嘴上占了好些便宜,顺带还故意挑齐勇的敏感地方,生生的勾起了火。


齐勇两腮浮起的火烧云有些可疑,他不知想起了什么和杜见峰有关的细节,喉咙越发干涩起来,索性闭了眼。


脖子到锁骨被布下濡湿密集的吻痕,被太阳光照得晶莹透亮,显出一丝淫-靡,杜见峰见他闭了眼,坏心大作,嘴巴移到齐勇的眼帘上,用尖尖的牙齿轻咬了一口,同一时刻空闲的左手往下蜿蜒,撩高白背心,手指蹿进军绿色的裤头……


齐勇浑身一个战栗,一把捉住那只跟主人一样痞里痞气的手爪子,低吼一句,[撒手……]


杜见峰刚得了趣,哪里舍得把嘴里的肉吐出来,故意把手埋得更深,转眼间就碰上了齐勇肉乎乎的小祖宗,朝着齐勇耳朵吹口气,[老子摸我媳妇,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儿么?]


齐勇脸上臊得更凶了,曲起肘猛顶向身后的兵痞子,杜见峰猝不及防的被顶开,脚下被水草一绊,身子后倾,姿势不大好看跌坐在了水里。


齐勇转过身来,用手臂抹了把汗津津的额头,直直的瞧着杜见峰,露出一个憨厚又有些小嘚瑟的笑容,[中看不中用。]


杜见峰挑高声调,[中不中用,你小子还会不清楚。]


齐勇用圆圆的杏仁眼瞪他一眼,杜见峰反倒更得意了,嘴里啧啧两声,[就会搞突袭,要不是心疼你,我他娘的早把你个小兔崽子撂倒了。]


他笑咧咧的朝水里吐口唾沫,刚想从水里站起来,齐勇冷哼一声把给乌云刷背的长刷子挑在他胸前。


杜见峰歪歪眉毛,干脆就此大咧咧的坐在了水里,[好了,好了,老子错了还不行,老子就一色胚,不该对你动手动脚,虽然我他娘的刚刚在脑子动着把你按在树上为所欲为的念头……]


[停停停!乱用什么成语啊!]齐勇听得血气上涌,挥起刷子点了点他的胸口,[你……]他尴尬的清了清喉咙,[你什么时候来的?]


[今早上到的县城……]杜见峰往树边一指,[老子还专门去给你小子弄了一大碗的猪肉炖粉条子,生怕你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饿瘦了。]


齐勇回头往树下一看,放着一个铁盒,心尖一甜,回过头时却对上了杜见峰的凑近的脸,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水里起来了,齐勇还没反应过了,就被推着按在乌云身上,杜见峰的嘴唇毫不客气的撬开自己的嘴,舌头姿态缠/绵的和齐勇的舌/尖嬉戏着。


齐勇推了两下,屈膝想踢他的命更子,杜见峰两眼一放贼光,比他动作更快的撤走,接着笑呵呵站在一旁意犹未尽的用指腹揩了揩嘴角,越显痞气。


齐勇嘴角憋出一个笑,瞧着杜见峰也笑了,那人长得眉目端正又英气,可一开口嘴里没一个字是干净的。


对于这一点,齐勇又是爱又是气。


他佯装还在生气,[看在猪肉炖粉条子的份上,再对我动手动脚,小心我削你。]


[虚把式……]杜见峰回了句。


[你说什么?]齐勇皱起眉毛。


[我说……向毛主席保证!]杜见峰赶紧改了口,搭上齐勇肩膀,[走,今天这个猪肉炖粉条子,是老子揣着枪守着厨师做出来的,料没敢有一点掺假。]


[你说你……]齐勇打开他的手。


[老子还不是为你解气,上次你和赵天亮去吃那家饭馆不是受了那个老板娘的白眼嘛,老子今天就帮你全部还给她了。]


齐勇的手怔在半空中,随即垂了下去,握住杜见峰的手,声音里全是笑意,[干的好!]


杜见峰笑得眼睛都快眯起来了,[那你亲老子一口。]


[得寸进尺说的就是你这种人。]齐勇脸一绿,撒开他的手。


杜见峰却眼疾手快的攥紧了,按住齐勇的后颈,嘴巴凑上前在齐勇脸颊上亲了一小口。


[老子亲你总行了吧!]


TBC


邪教太冷太寂寞,小伙伴快来一起污,明天改文。

评论

热度(161)

  1. 香蕉剑穗儿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
    说真的要是我,看见齐勇穿个白背心,身上淌着水,脸上发着光,站在我面前,啊啊啊我也想抱过去呀●ˍ●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