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杜见峰X齐勇 北大荒的爱情故事(1)【谜之邪教】

我竟然记岔了,狗尾巴太太是杜齐拉郎,但这应该是我LOF上看的最早的拉郎齐勇的。我就是喜欢齐老爷们,都当作知青组来吃了。
其实杜见峰和胡司令都是流氓,只不过有细微差别。一个有进攻性,一个是憋怂似的,不过最后都能抱得美人归啦⊙ω⊙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天还没亮,耿叔就往县城里赶了,起因是他家亲戚患了急病,好说歹说的组织给了五天假。


指导员和团长斟酌了一下,于是这几天耿叔的任务就交给了齐勇,齐勇那时正好去了厕所回来,揉着眼睛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手里还提着裤带,排长徘徊在门口,喊住他,接着跟指导员挤眉弄眼的嗫嚅半天才不好意思的开口,齐勇咧开嘴一笑,拍拍胸脯豪气干云的直摆手说没事儿。


所以一连着两天,七连知青一班的班长齐勇每天天不亮就起来,先是担着倆铁桶去给七连的兄弟们挑水,好让小伙子们多睡一会儿,然后又去了炊事房里帮着大妈们摘菜,切菜,一身本来就脏兮兮的衬衫下摆被蹭得全是黑锅巴,脸上也被熏的黑不溜秋的,只能依稀瞧见瘦骨嶙峋脸颊上的一对黑溜溜圆眼珠子像个车轱辘一样的转着。


明天连里放假一天,赵天亮和小地包他们嚷着要去县城的红星电影院看电影,可齐勇的确是累极了,用側刀斩了一大早上的麦子,下午又跟着大伙儿去扛麦梱儿,所以就没跟去,只是勉强笑笑说下一次一定请大伙儿吃顿好的。


这北大荒的夏天,日头高照,稍微劳动一下就汗流浃背,一阵阵晕眩。


齐勇穿着黑色的雨靴,站在浅浅的河里给乌云刷背。


乌云是一匹毛色漂亮的黑马,四肢健壮有力,刚从云南运过来那会儿,不适应黑龙江的气候,腹部那块皮肤都是毛毛糙糙的,偶尔还打着卷儿,也娇气得很,走几步就爱顿下蹄子刨着泥巴朝他撒娇。


齐勇这个人信缘分,他第一眼见到乌云就喜欢他,乌溜的黑眼睛里透着真诚和善良,害羞的垂着脑袋时不时打个鼻响,像个头回见情郎的黄花大闺女。


他一边刷一边轻轻抚摸他的鬓毛,想起头回见着乌云的情境……


那时他才刚刚来北大荒三个月,也是夏天,他就这么坐在河边的草地上,光着俩精瘦的膀子,脖子上担根毛巾,嘴里叼根狗尾巴草靠在一棵大树边上……


他把注意力全放在手里的水泡上了,一个个疼得钻心,不敢挠,更不敢挤破,就只好轻轻的把手掌心蹭在裤缝上磨呀磨的,稍微舒缓下难受。


忽然一个颇有震慑力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齐勇,你他娘是不是傻呀!]


齐勇吓得一哆嗦,两颊的颧骨上浮起两块火烧云,抬头望去……


一匹黑不溜秋的马儿身上到处都是灰和泥,耳朵尖上还勾了一窜子麦子,湿漉漉的眼睛里全是委屈,他旁边站在一个个子高大的男人,穿着夏季短袖衬衫,外面披着件军绿色的衣服,他牵住那匹可怜兮兮的黑马,朝着齐勇笑得流里流气的。


齐勇一下子从草地上站了起来,眼里全是不可思议,[狗蛋子……]他顿了口,舌尖顶着腮帮子思索了一会儿,这才一拍大腿想了起来这家伙的大名。


[杜见峰,你怎么在这儿啊?]


杜见峰几步跨上前,手不老实的在齐勇胸膛上摸了几把,[哎哟,你他娘长结实了,想你小子以前瘦得跟枯草的似的,老子可想死你了。]


[唉……你咋来了北大荒啊?]齐勇疑惑的瞧着他。


他们从小是邻居,小的时候一起去掏鸟蛋玩泥巴的事儿没少做,可杜见风十五岁离家去从了军,两个人时不时会写封信什么的,信的内容都是杜见峰这几个月吃了啥,见了啥,认识了什么漂亮姑娘……


齐勇就老实多了,讲讲杜见峰家里的老母亲磕瓜子聊到的琐事话语,和杜见峰妹妹的学习成绩,以及村头的王老头老母猪家里生了好几只小猪崽,隔壁村里的谁谁谁麦子烤得最好得了村支书的表扬……


杜见峰气得血都快飙出来了,暗骂这个齐勇真他娘的是个二楞子,老子又不关心谁他妈的生了几只猪,老子只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吃没吃饱,睡没睡好啊……


再之后,齐勇跟着姥姥去了城里,两个人的联系也就少了。


最后一封信是齐勇说起要来北大荒当知青的事儿,那之后再也没了回音……


这不,齐勇边想他们的事儿边笑,一个走神就把水泼在了乌云的耳朵里,乌云气得嘶吼一声,齐勇回过神赶紧给小家伙擦。


记得那一次杜见峰把乌云带自己身边的时候,他还问了这匹马叫啥名。


威风堂堂的杜旅长还不好意思的抓抓自己后脑勺,[畜牲还取名字啊?得得得,老子没念过几天,你小子可是老高中……]他眯起眼睛笑得傻乎乎的,[你给取个,以后啊,这小畜牲可就是咱们儿子了。]


齐勇当时心里说不出的怪异,但心里也是没反对的,[胡说八道,那谁是它爹,谁是它娘啊?]


杜见峰只是一个劲的笑,对着乌云说,[以后咱就知道了,是吧,小畜牲。]


齐勇终于给乌云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小家伙愉快的用前蹄在水里刨了几下鹅卵石,齐勇笑着伸了个懒腰,准备一会儿也去树边眯一下眼。


这刚一抬起双手,忽然水里蹿起个人来,一把从背后给他抱着了,双手箍得死紧,[又给咱儿子洗澡啊?]


齐勇先是吓了一大跳,听到臭流氓的声音时变得惊喜起来,任他抱着,湿淋淋的衬衫贴着自己光裸的膀子,脸上的水珠汇成一股滴进齐勇的衣领子里。


[臭了吧唧的,离老子远点,大夏天的皮肤贴着肉,不热啊?]


TBC


我最近真的是入了邪教,嘿

评论

热度(165)

  1. 香蕉剑穗儿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
    我竟然记岔了,狗尾巴太太是杜齐拉郎,但这应该是我LOF上看的最早的拉郎齐勇的。我就是喜欢齐老爷们,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