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楼诚衍生】胡八一X齐勇 关于肚毛的研究 大大的污

每次一到知青组,用那个时代特有的说话方式来打情骂俏,心里就像挠痒痒似的,我要打滚,好可爱!

卷毛小喵:

这个污源于下图↓









这才几集啊勇勇就露了点,不仅有奶还有肚毛








脑洞就这么出来了··············








————————————————————




东北是国家粮食的大基地,田里的麦子眼看着就要进入秋收,七连领导们也开了好几次动员大会,让新来的知青们做好吃苦的准备,齐勇是老知青了,这些话叨叨来叨叨去就那么几句,他权当充个人数站那儿听听。晃晃悠悠听完,他又去给乌云喂了点吃的,抬头望望天,黑蒙蒙的,看起来要下雨了。




 




晚上吃了饭,齐勇就着赵天亮打来的热水洗了洗脸,这时候天闷,雨又没下下来,憋着人哪儿哪儿都难受,齐勇觉着烦躁,那孙敬文每天在他眼前晃悠来晃又去,之前整他被赵天亮骂过不知道多少回,还没把那小子玩儿死他怎么着都觉着不舒心,这时候身上粘着汗,更加想要找个谁来折腾折腾。他蹲在仓库门口,天上星子一闪一闪的,大家伙儿基本都睡了,齐勇一口吐了嘴里的狗尾巴草,拿上几件换洗衣服往河边奔去了。




 




齐勇来这里已经有段时间了,他喜欢马,平时也经常带着乌云在这儿溜达,地形他都熟悉,摸着黑他就到了河边,河水像披了一件闪闪亮亮的衣服,波光粼粼的特别好看,齐勇都能闻到它泛出来的清凉味儿,他把小篮筐往地上一放,几下脱了衣服,把干净衣服放在篮筐的边边儿上,这时候抖落出来一个小纸条,他眼神暗了暗,捡起那张小纸条摊开在手里,上面歪歪扭扭写了几个大字儿:“小勇,赶明儿哥一定来看你。”




 




放屁。




 




齐勇呸了一声,那个厚脸皮的,还说来看自己,都个把月了也不见人影,大骗子!




 




齐勇把纸条叠好塞在衣服口袋里,转身扑进了河水里。东北昼夜温差大,这时候已经快要半夜,河水显得特别凉,齐勇游了几个来回,身上的燥热早就消磨干净,他干脆在靠近岸边的地方停下来静静地泡着水,眼睛盯着天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隐约听到有人声传过来,他心里一惊,该不会连里的人发现他不见了以为他当了逃兵跑来追他了吧。齐勇赶忙从水里扑腾着想要出来,他头一抬,正好看见那个人影,那风骚的走姿和不断乱喊的破锣嗓子,脑子一炸,猛地又扎回河里躲了起来。




 




来人正是齐勇刚才在心里骂的那个冤家,大名胡八一,照齐勇的话就是脸皮比城墙拐子还厚实,连炸药都炸不开,胡八一一个月没见齐勇了,他们连里刚完成了团里给的大任务,大家放假两天,他就赶忙奔了十几里地跑来七连见心上人,不巧的是天黑了,摸进齐勇的宿舍发现没人,几个大老爷们儿睡得呼呼叫也没谁发现他,寻思着齐勇怕热,可能到河边洗澡去了,胡八一判断极为正确地也跟着到了这儿,果然逮着了人。




 




还是光着腚的。











齐勇别他一眼,胡八一笑眯眯地把人抱起来往河里走:“赶紧给洗洗,别着凉了,一会儿我背你回你们连队,保证不让人知道。”




 




齐勇看他伺候人的样子乖巧,知道两个人又要分隔很久,他就舍不得,伸手摸了摸胡八一的刺儿毛。




 




“下次什么时候见啊,别又给张字条儿骗人。”




 




胡八一憨笑:“不骗人,不骗人,一准儿写了信就来。”




 




两个人收拾干净,胡八一心满意足,背着媳妇儿回村儿里去了。








————————————————————








天亮删,转袖底





评论

热度(140)

  1. 香蕉剑穗儿卷毛小喵 转载了此文字
    每次一到知青组,用那个时代特有的说话方式来打情骂俏,心里就像挠痒痒似的,我要打滚,好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