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胡八一/齐勇】北大荒日记

今天看到鬼吹灯11集才终于找到文里胡司令的感觉我,只有插科打诨的时候才有点痞子气的胡司令,一下子就和文里耍嘴炮的胡司令重合了,看文就更加生动了。继续高举知青组大旗(☆_☆)

尼亚:

草长莺飞的日子里,就连冷炕上的草席表面突出来的枯黄的枝都仿佛想再向上冒两个厘米,笔直的立着,在窗子漏出的风里颤栗,碎屑随着风舞荡,转着弯飘向屋中的那一点火光。




火光就夹在胡八一手里,随着他深浅不一的呼吸忽明忽灭,烟气从微张的嘴里缓缓流出氤氲了他的脸,掩住了他皱着的眉。左手持着烟,右手持着笔,笔尖在空中绕着来回划着空气却迟迟不肯在面前的白纸上留下印记。白纸素净,一小片烟灰落下来停在上面即刻便被手指轻轻弹掉,重新露出纸头的几个字:悔过书。




胡八一愁,真愁。愁得他眉头打的结一直往下落落到胃里。手里的笔在手上轻如鸿毛,一落到纸上便重如泰山,脑子里空空荡荡如明镜台。




悔啥过?犯啥错啦?是前天折腾齐勇折腾的狠了?还是昨天趁着播种休息时偷闲跟齐勇躲到墙角亲亲我我的时候差点又被连长发现了?想起来齐勇那时候脸红的跟个桃儿似得还得支支吾吾的出去跟连长打报告,结果就在他在后面偷着乐的时候齐勇带着一脸严肃的连长回来横眉冷指他胡八一又欺负齐勇,别说齐勇还真有证据,把白布衫一掀,腰上都是青的,是前天在草地上闹的时候磕上一块大石头留的印记。胡八一无言以对,老老实实举手认错,接受处分。结果连长还没发话,齐勇那厮便先开了口,要不,就写一份悔过书吧,两千字,不能亏待了老胡这个文化人。齐勇眼睛里都是亮闪闪的得意,看得他窜了火又没处消。没办法,只好回去跟胖子打一架解解气。胖子那天被他抡在地上灰头土脸的,颤着手指了指坐在旁边大石头上抱着臂衔着草叶的齐勇,又绕回来指了指居高临下揉着手腕的胡八一,嘴唇翕动,半天终于憋出来一个屁,“老子一世英名,怎么就认识了你们两个……” 说到一半消了音,胡八一猜后面可能是要说奸夫淫夫了,于是又补踹了一脚。




诶,想着想着,这思绪又跑到天边去了。胡八一晃了晃头,笔在手上攥紧了又松开。还是不知道怎么胡诌。




木门突然响了,一小道长方形的阳光窜进来还没暖热乎地又被木门挡出去消了影。脚步声渐渐的靠近,一只沾了斑斑泥土的手从后面伸过来抽掉了他左手夹着的烟。泥土,阳光混杂着小麦的味道这才钻进了他的鼻子。




“又抽烟,要死了你。“




“是是是,班长教训的是。“




齐勇拉了旁边的凳子坐下,把烟扔在地上用脚尖撵了撵,震了点干了的泥灰下来。




“班长,你不先洗洗?“




“你别跟我耍嘴皮子,我趁着休息赶回来的,呆一会就得回去。“




“好好好。“




不耍嘴皮子那就得直接上真枪了,胡八一倾身过去亲上齐勇还留着一点泥点的嘴唇,撬开齿关,还没进去,就被齐勇一推险些趔趄倒地。齐勇用手背抹了抹嘴唇,水光重新沾湿了已经干掉的泥灰,灰黑色就在嘴唇上留了印。胡八一刚想瞪眼又被惹笑了,齐勇现在简直活脱脱一泥猴出世。他起身从旁边舀了勺水,又拿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回到桌上的时候齐勇已经瘫倒在桌上手上还撵着他那张悔过书。




“老胡同志,你半天就憋出来这三个字?觉悟也太低了点。”




“要不是你不顾咱两的革命情谊,我能落这下场?”




“嘿,你什么臭毛病,给你脸还不要脸。”




湿软的毛巾擦上齐勇的脸颊,灰黑色渐渐褪去露出底层的白皙,只是毛巾没拧干,水就顺着滴滴答答浸到桌上。胡八一啧了一声,重新把毛巾泡进水瓢里,清亮的水被染黑,拎出来准备拧干。左手还没搁到毛巾上,齐勇就腾地一声坐起来,夺了毛巾。悔过书惨兮兮的躺在地上没了人管它。




“左手伤不能碰水又忘了是吧。”




胡八一遭到了齐勇的白眼一击还附带着脚上力道十足的一踹。




“哎哟,哪能啊,我就用手指不用掌心。”




齐勇这次还真活生生给了他一个大面子,他的手前段日子被镰刀划了一道长口子,血糊了巴拉的往下流,齐勇当时被他吓的脸都白了,直接忘了他伤的是手不是腿,把胡八一往肩上一摔,扛着就走。他好心提醒还被齐勇一句“滚你娘的别说话”呛的直接噤了声。颠荡了一路终于找到了医生,酒精和消炎药倒在手上疼的他嗷嗷的唤,吵得齐勇把自己胳膊塞进胡八一嘴里堵了他的声,那齿印在齐勇胳膊上留了两三天才消。后来伤好不容易结了痂又赶上新的一季小麦种植期,只好下地干活,到处是泥水,就算齐勇帮他分担了一半种植量那痂还是被泡软了,血又重新冒出来染上了手里的小麦。齐勇撕了自己的白布衫在他手上包了几层也不管用,伤反反复复都快要化了脓。




这回齐勇从农忙时候硬送了他两天”反省日”,他不感恩戴德还真是不太好意思。可惜胡八一从来是个得了便宜还不卖乖的主。




“班长,你这么以权谋私,没人告你啊。”




“啧,除了你这个大刺头谁敢啊,还别说,没你去捣乱我觉得我们班都团结了不少。”




“那哪行啊,缺了我那能叫了一个班吗,毛主席说要团结,要互帮互助懂吗。”




齐勇眼皮一掀,脸从毛巾里冒出来,胡八一就端出一杯水敬上。




“你也就嘴上行了,那悔过书你倒是写啊。平时小半日你都能秃噜几万字,怎么二千就能难的你跟生娃似得。”




“你这兔崽子,那能一样吗。要不,要不你帮我写吧?反正你有经验。”




齐勇喝着水没空搭理他,堪堪用眼睛斜了他一眼。




“有报酬的,恩,让我想想。”




“要不,恩…..我让你上一次?”




一口水直接喷上了胡八一的脸,齐勇扶着桌捶着胸咳嗽,都快被肺咳出来了。好半天,才平复下来,悠悠抬头,眼圈都发了红。




“死不正经”




四个字精准形容出了胡八一同志性情。




“真的不考虑一下?”




齐勇的脸不知是刚刚被呛红的还是热的,红晕就停在那里消不下去了。




“我再考虑考虑。”




说完起身便走,走到一半又退了回来,低头压上胡八一嘴唇,舌头窜进去把胡八一口腔搅了个遍才退出来。




“毛巾留我晚上回来洗,先走了。”




胡八一揣着笑连连点头。望着齐勇风尘仆仆脚步生风的走出了门带走了阳光,他这才低身捡起来那张零落已久的悔过书放回桌上。又拿起齐勇没喝完的半杯水悠悠哉哉晃回床上。




嗳。




草长莺飞三月天,




正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好时候啊。








============================================




写的跟流水账样的,文笔烂的不好意思见人。




唉,谁给我这么大勇气来写文的。




继续看书去了嘤。





评论

热度(88)

  1. 香蕉剑穗儿尼亚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看到鬼吹灯11集才终于找到文里胡司令的感觉我,只有插科打诨的时候才有点痞子气的胡司令,一下子就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