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胡八一X齐勇】三次他被打了,一次他没有。

我要把知青组的好文都转载保留下来,也方便自己随时翻阅!
我太太喜欢这一对了,很久很久以前,应该是知道东哥演鬼吹灯以后就吃这一对了。
齐勇就是让我好欢喜,虽然糙糙的,胡子茬,黑黝黝的,但是就像这篇文里写的是个小太阳,我一想到他就觉得心里暖和的要死。我大概跟胡司令一样吧(×_×)
胡司令这种耍不起来的流氓实在是太太可爱了。

尼亚:

*想谈一场大胡茬子味內焦外苏的恋爱。所以,憋逼逼,撸起袖子就是干。


@疏山问竹 挂一个小婊砸。天天拉我入坑自己又不写!简直耍流氓!




============================================


第一次.


胡八一同志第一眼见齐勇同志是是个盛夏,灼日高悬,齐勇趟在河里,每滴挂在他身上的圆滚滚的水珠都被照耀成了一颗颗的小太阳,晃亮亮的剌着胡八一的眼睛。看见他们,河里的队伍停下了,胡八一看着齐勇抬起胳膊胡噜了一把脸。


哎哟我的乖乖,胡八一心里大嚎一声,这下太阳全糊脸上了。


胡八一反手肘了一下身边的胖子,“胖子,我没晃眼吧。我咋看到毛主席光辉了呢?“


胖子斜睨他一眼,哼了一声,“毛主席来了看你这么一副死色相,可他娘的能把你流放到鸟不拉屎的地方再接受接受教育。“


胡八一没工夫跟他继续耍嘴皮子。齐勇他们上岸了,齐勇就大喇喇叉着腰站在后面。胡八一悄咪咪的蹭过去,歪歪扭扭敬个礼。



“胡八一。“


“齐勇。“


“诶,好名字啊。“


敬礼不够,胡八一又伸出手。齐勇黑白分明的眼珠在他身上滴滴转转扫了一圈,也伸出了湿漉漉的手握住。太阳的余温就这样窜上了胡八一的脑袋。他一拉手,另一只手环过去,抱住了呆楞状的齐勇。齐勇回过神,挣了一下,没挣掉。


“胡八一同志,你这演哪出啊?“


“嘿嘿,没啥,就是老胡家祖传的礼数。“


“这礼数你咋不对我们连长使使?“


说曹操,曹操就开口。


“齐勇,你两在后面干啥呢!“


“报告连长,”齐勇嚎了一嗓子,一肘子砸开了胡八一。“胡八一同志说他要跟连长你交流一下他们家祖传的礼数。”


“胡八一?”


“是我,连长。”


“来,第一次见面咱俩交流交流。”


“哎”,胡八一苦着脸应下,回头一瞅齐勇笑的眉毛眼睛嘴角全弯了。哎哟,胡八一一拍大腿,不得了,原来这家伙自己就会发光啊。


胡八一忙不迭地上前握住连长的手,“连长,我觉得你们连队人俊地灵,思想觉悟贼拉高,以后有要从岗岗营子送东西来的活可得点名我胡八一,我也好来学习学习你们连的优秀先进思想。”


连长被他夸得满脸褶子乱颤,满口应承。


“好好好。”


 


第二次.


过年了,胡八一秉承着为人民服务,为齐勇服务的指导方针磨破了嘴皮子撺掇他们连长放他一下午加一晚上的假去找齐勇。


“胡八一,不是我说你,天天就惦记着往他们连队跑,你他娘的是不是看上哪个姑娘了,要不要我帮你接过来养啊?”连长翻动上下嘴皮子吐出两片瓜子壳,嗑着瓜子数落人还不带含糊。


“哎哟,连长您要是这样想那可就大麻烦了。他看上的那位啊,您估计得用十头驴才能拉来。”胖子蹲在旁边贼兮兮的帮腔。


“哟,哪家姑娘这么倔啊?”


胡八一一脚踹了胖子一个趔趄,嬉皮笑脸的道,“哎哪敢麻烦连长您,我自己去,自己去就行。”


“得得得,”连长看胡八一猴急那样,“不过啊,我告诉你,明天早上就得回来。”


“谢谢连长!”


胡八一窜回寝室裹好私藏的几瓶烧刀子就跑。齐勇那头正在寝室里唠嗑呢,就见着一个人影闯进来。


“胡八一,你怎么又来了?”


胡八一掏出在他怀里捂出汗的酒瓶子,摇了摇。


“请大家伙乐呵乐呵。”


一群大老爷们彻底乐翻了天。烧刀子,这可是好东西。一口下去,刀子顺着食管刺啦刺啦往下划。火花掉在胃里点燃了冬日枯柴般的身体,黑烟呼呼的升起把整个脑子烧着了,熏掉了。熏出了豆大的汗珠,滚烫的热泪和冬日罕见的红晕。


胡八一谁也不招呼,就只顾着跟齐勇拼,齐勇的双颊也慢慢的聚了两酡红。看着看着,胡八一心里就唱起来了,烈火遍地烧,胜利凯歌冲云霄,….,就是好呀,就是好呀,就是好!


齐勇眼看着喝的差不多了,一举手,“报告,我要撒尿!“


胡八一一乐,这是醉了,手一挥,“准了。“


齐勇晃晃悠悠站起来,就差点打了个晃子直接摔了。胡八一连忙站起来搀了一把。


“我陪你去吧。“


齐勇迷浊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


胡八一架起齐勇的一条胳膊环过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扶住齐勇的腰出去了,外面积雪很厚,整个场子都反射着月亮柔和的光。


齐勇的脑袋就搭在胡八一肩膀上,每走一步都能感觉到那颗脑袋在他肩膀上一颠一颠的。胡八一侧低着头看他,齐勇明亮的眼睛被厚重的酒气糊住,显得懒散又迷离,鼻子挺秀,嘴巴还半张着无意识的随着脚步吐出音符,嘴巴下面还有一圈青短的带刺胡茬。


胡八一纠结半天,念念不舍的把黏在齐勇嘴唇上的眼睛扯开。


“娘嘞,这他娘的谁能忍得了?“


胡八一嘟囔一句,不过忍不了还得忍,不然齐勇醒了还不得把他剥皮抽筋再丢案板上大卸八块。他想了想就哆嗦了一下,他胡八一还惜命呢,还得接着做祖国的接班人,响应毛主席号召呢。


好不容易齐勇跌跌撞撞的去完了茅坑,走出来,叫胡八一。
“胡八一,快来扶我。“


哎哟,胡八一揉了揉自己耳朵,别说,喝醉了的声音真软,尾部还带着一丝颤音,胡八一暗自把持了一下自己。一转身,轰,胡八一刚把持住的脑子一下就被飞来的火星撞掉啦,齐勇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像春水,像秋波,或许这些都是胡八一的臆想,但当时他的脑子里只剩下空白了,什么心经,毛主席语录,身家性命全被撞去了另一个星球。


他大跨步的靠近,一手握住那颗他朝思暮想的脑袋,一低头,就咬上了齐勇的唇,舌头顺着就滑进去了,齐勇嘴里都是烈火一般的烧刀子味,舌头也被酒给彻底浸透了。胡八一嗞溜吸了一口,好家伙,齐勇嘴里的那把刀子不仅捅了他的脑子,还狠狠捅到他心上去了,他还没来得及再嗞溜第二口,他余光就看见齐勇眼睛如拨云见月般亮了亮。


糟了,他还没来及收回舌头,就传来了一阵剧痛。


“哎哟,齐勇你他娘的是要把我舌头咬下来吗?“胡八一跟哈巴犬一样吐着舌头喘气。


“你说呢?“齐勇歪着头看他,眼睛里明晃晃的是!杀!意!


胡八一打了个哆嗦转身就跑,


“哎哟,爷我错了!爷我再也不敢了!爷饶我一命!爷我先撤了!!!“


身后飞来几块大石头,他更不敢转身只敢拼了命的往前跑,


所以他没有看见月光下齐勇笑着用指头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胡八一是凌晨四点回来的,一身的凉气直接炸醒了旁边的胖子。


“日,胡八一你想冻死我啊?!“胖子嫌弃的看着胡八一笨拙的钻进被子。


“嘿嘿。没事,你皮糙肉厚冻不死。“


胖子看了一会胡八一笑的合不拢嘴样子,懂了,一起长大的他连胡八一放个屁都知道他脑子里生了几条虫。


“笑屁,怎么样啊?“


胡八一嘴里又泛出了一股烧刀子味。他舔了舔嘴角,


“爽,够劲,这他娘的比烧刀子还带劲多了。“


一旁的胖子愣了愣,然后掳起枕头就往胡八一脸上砸。


“草,你敢偷拿老子的烧刀子!胡八一,老子跟你拼了!“


 


第三次.


月光下, 干草垛后,两个身影交织在一起。


胡八一压在齐勇身上,两个人亲吻总像是野兽在抢食,非得到两人嘴被咬破血腥味泛上来才会罢休。胡八一气喘吁吁地松开两人粘着的嘴,齐勇那短胡渣磨得他嘴巴周围火辣辣的疼,但他不在乎,他还希望能更热一点,更燥一点。胡八一砸吧砸吧嘴,手顺着齐勇白布衫摸进去。白布衫真好啊,以后谁要敢说白布衫的坏话他胡八一保准第一个跳出来批斗他。白布衫多好啊,四处都是窟窿,真他娘的方便,胡八一暗搓搓的想。


齐勇瘦削,但身上覆着一层薄薄的肌肉,皮肤都是成日里被汗水和吸日月精华的河水浸透泡润的,手感好的不行。胡八一爱不释手,他看着齐勇也没反抗,顺着这根杆子他就能蹬着鼻子上脸。他的手从腰腹慢慢往下,刚准备扯开齐勇裤子,齐勇就啪的一声打掉了他的手。


“胡八一你又嫌活的不够了是吧?”


“哪能啊,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嘛。”胡八一装可怜瘪了瘪嘴,低下头看着齐勇微支起来的小帐篷。


齐勇也不回话了,眼睛四处一瞥,屈起膝盖顶上了胡八一的小帐篷。


胡八一刹那间觉着身上所有的血都不会流了,全倒流到下面了,从体内点燃的灶火烧干了所有的水汽,喉咙干的紧。他俯下身舔舐齐勇脸上的汗,


“齐勇同志,你他娘的想搞死我啊?”


齐勇笑的无辜,连眼神里闪的都是无知的光芒。


“哪能啊,我这不是为了帮你嘛。”


说着,膝盖又往上顶了顶,胡八一一声喘息就泄了出来。


“胡八一同志你可得小点声,把我班长招来了就不好了。”


“齐勇你给我闭上你那臭乌鸦嘴,快点!”


可惜,胡八一真.低估了齐勇乌鸦嘴的进化程度,话音刚落,他就听见齐勇班长的声音传来。


“齐勇?齐勇?”


齐勇被吓得一哆嗦,膝盖一用力磕上了胡八一那地方。胡八一疼的一嗓子直接嚎出来了。


“谁?谁在哪?”


班长被这声嚎吸引的往他们这地方移动过来,胡八一疼的在地上直打滚。齐勇拉住胡八一,


“你快起来,别让他发现我在这。”


“哎哟齐勇你他娘的想废了我啊?!你个过河拆桥,背信弃义,狼心狗肺的死犊子。”


“你他娘的别满嘴乱喷,快点,他快来了。”


胡八一看着齐勇半威胁半恳求的眸子,还是认栽了。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脸煞白煞白的,气都喘不匀。


“班长…..是我….胡八一。”


“胡八一?你在这干嘛?”


胡八一脑筋转的飞快,摸着手边的干草想起了齐勇宝贝的那匹马。


“我……我来借齐勇同志的乌云。”


“你给你们连长说了吗?还是偷跑过来的?”


“说了说了,哪能偷跑啊。”


“说了就好,诶,对了,齐勇呢?我找齐勇有事,屋里又不见他,你刚看见他了没?”


胡八一冷哼一下,何止是看见了,就躺在我脚下呢。


“诶,看见了,他刚去……去……去…茅坑了,他说他肚子痛。”


“奇怪了,我刚刚从那里回来咋没见着他。”


废话,你要见了不得撞鬼了。


“呃……大概是……是你两错过了吧。”


“恩,有可能”,班长顿了顿,“那你留这干嘛?乌云又不在这。”


“恩……我来拿点乌云爱吃的草料。”


“行吧”,班长转了身,“你去拿吧,早些回去。”


“好。”


胡八一目送着班长的身影远去,长吁一口气,刚想找齐勇算账,低头一看,嘿,齐勇不见了。他四处一看,那厮已经窜出去好远了。白布衫在夜里扎眼的很,他想追上去,一迈腿那地方疼的他赶紧缩回来伸出去的脚,差点摔了个狗啃屎。


“齐勇,狗日的,你给我站住!”


白布衫在夜色中顿了顿,回头看了他一眼,笑的就跟隔壁村里那只偷了腥的贼猫一样。也不回话,右手举起来向他挥了挥,白布衫晃了晃又远了。


胡八一倒在干草堆上,摸了一根草衔在嘴里,一巴掌拍上脑门。


“娘咧,亏大发了。”


 


第四次.


早点名还没开始,尘埃飞扬的土地上已经整整齐齐排了四列,齐勇本来站在最后的,但是今天他的后面却多了条尾巴。


“从岗岗营子调来插队这里,胡八一你还真不嫌麻烦。”


胡八一嘿嘿一笑,一只手伸过去拉住了齐勇垂在身侧的手,两只手都汗津津的,掌心烫的像烙铁炙烤着对方。齐勇也不抽手,反倒把手背在后面让胡八一握着。


“哼哼,他倒是不嫌麻烦,就是老连长这半年来脑瓜子都快被他磨秃噜皮了,可怜我们老连长头上那几根毛啊。”胖子在后面翻了个白眼,义无反顾的捅了兄弟两刀。


“胖子你别说屁话,我这不是为了学习先进思想,再说了,到哪不都能广阔天地炼红心呐,这叫学习,叫进步。王凯旋同志你的思想觉悟太低了。”胡八一扭头瞪了胖子一眼,又拿下巴点了点旁边,“胖子你站旁边去,给我挡挡。”


胖子不明所以,走到旁边才看见胡八一和齐勇连着的手。好嘛,胖子的白眼翻得更起劲了,巴不得眼神都能化成枪子在胡八一身上钻出几个洞来。


胡八一对胖子抛过来的眼刀浑然不觉,坦然自若。他看着齐勇的肩膀笑的一抖一抖的,裸露在外的瘦削肩膀倒是在他心上扎出来几个大洞,堵也堵不住。胡八一压了压嗓子,


“齐勇同志,你对党的这一决策还满意吗?”


“不满意能退吗?”


“啧,当然不能。”


齐勇笑着轻咳了一声,背在后面的手指捏了捏胡八一的手。


“那……还算满意吧。”


哎哟喂,旁边的胖子炸开了花,痛苦地捂上了自己的眼睛,努力忽略掉胡八一那妄想咧到耳后根的嘴和齐勇微红的耳朵。


娘的,这日子咋过啊,这他娘的眼睛都要被这两只给闪瞎了!




============================================


我有罪我忏悔,我该码荣李楼诚的,但是自从被那个小婊砸拖进齐勇坑我的脑子里天天就是齐勇那股大胡茬子味!!!根本码不了别的文!!!


不过写的挺爽的,希望你们看的也爽。


有没有后续不知道。不要问我!



评论
热度 ( 216 )
  1. 香蕉剑穗儿尼亚 转载了此文字
    我要把知青组的好文都转载保留下来,也方便自己随时翻阅!我太太喜欢这一对了,很久很久以前,应该是知道东...

© 香蕉剑穗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