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之一《别日何易》

过了这么久终于看完了《别日何易》,长评也是写不出的。毕竟有那么多珠玉在前,我看的又是断断续续,许多当时生的情感到如今也只是徘徊但捕捉不到了。只是对文中一些地方做个标注,方便将来自己再翻阅。

首先是题目,因为原著的背景,楼诚二人在巴黎度过了相当一段长时间,所以文中法文时常出现。包括题目也是。幸亏口罩老师也在LOF上注释过题目的意思。但是我这里说的是中文意思。也就是前几天突然想到的。“别日何易”,我有限的古文储备告诉我这是“二人离开有多么容易”的意思,但是文中实际上楼诚没有真正分开过。

我怕我误解了这个题目的意思,百度之发现来源于一句诗句“别日何易会日难,山川悠远路漫漫”。说的也是哪个时代都会遭遇的情形吧。即使是多年的友人一旦分开,都可能相见无期了。何况是在当时那样动荡的岁月里。

然而口罩老师选用了这样的题目,法文还特意强调不用虚拟,Until We Meet Again,都是对楼诚寄托了无穷的祝福呀。虽然老师说强行he,但还是感谢一切不合理元素,才让楼诚二人跨过了多少次的“会日难”,始终能相守在一起。

我喜欢口罩老师笔下的大哥,更加年轻,会有对阿诚青年般的迷恋。我也喜欢口罩老师笔下的阿诚,温文尔雅,独立自主,年纪长了还会去调戏大哥。虽然最终害羞的还是他自己。

其次文中有许多我不甚理解的地方,都或百度或评论得到了解惑。比如书签印的那几句拉丁文,神曲地狱篇第三首:(在这没有永恒的)而我永存。在此,汝当舍弃一切疑惧,亦须消除任何怯懦。这是当时大哥念给尚不自信的阿诚的,而随之而来的就是入学通知,也是阿诚自信光明成长的未来。

扉页的三行也是来源于《神曲地狱篇》第三首开头:通过我,进入痛苦之城;通过我,进入永世凄苦之深坑;通过我,进入万劫不复之人群。这里是楼诚二人接到组织消息,即将回国。此时的中国,已经是水深火热,形同地狱了。牛鬼蛇神,在等着二人。但是幸运的是,他们有对方作伴,即使是共赴地狱,也甘之如饴。

《春风不改》章节中的一个语言梗,翻了评论才知道“烂糊面”用上海话说起来竟然是love me的谐音。阿诚这一手调戏真是,恩爱也秀的有水平。最后的“度嬢嬢”就是大姑姑的意思了,也就是大姐了。

到此,对《别日何易》的文章备注完毕,其他一些人名学科都在书中做了标记。这样的一篇同人文,剔除性爱描写,实在是可以推荐给任何一个看过原剧的人来读的。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