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我眼中的活色生香

太太居然看完了,还想方设法抽出这么一个剧情,给太太跪

光幻视:

追了一个月的剧,喵了个咪的,不说点啥觉得对不住我的智商。= =


来来来,让我从头来梳理一下这个故事。


以下是消音掉两位女主和上一辈剪不断理还乱关系后的我脑内的尘远尘原剧情。




——


就是安逸尘这小伙吧,刚刚留学归来,一不小心大街上认识了宁致远,一开始见面救人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是宁大少爷,一小子就被这小子吸引了,然后就成了拜把子兄弟,结果回去被他爹一说,卧槽这是仇人的孩子,然后就陷入了一边被他吸引一边不能违背父命的两难之中。


这个过程随着安爹使计让他进宁府而加深了,他和宁致远走得越近,心里就越痛苦,尤其是宁致远一直全心全意地信任他;后来他是来报仇的这件事暴露了,宁致远非常震惊,感觉受到了欺骗,两人关系暂时破裂了一下,这里安桑都自暴自弃了,这自暴自弃一直持续到他和安爹撕破脸自杀。


然后在这里,关系出现了转折。安逸尘回到了文府,日本人越逼越紧,安爹和宁爹一起出了危险。我想这里应该是宁致远第一次跑去找安逸尘联手。


面对骗过自己一次的安逸尘,宁致远居然选择了重新信任,而且是只信任他一个人。而因为有了宁致远的信任,安逸尘才真正感觉到了救赎,他觉得自己是被原谅了 。


因为他原本伤的最深的人就是宁致远,他是欺骗了对方的感情,辜负了对方的信任; 安逸尘是一个内心道德标准非常高的人,别人说再多话都没用,他不会随随便便原谅自己。


而就是宁致远的信任,给了他开始第二次人生的机会。


随后宁爹死了,宁致远表面黑化投靠日本人,宁文两家撕逼,这出戏唯二的知情者就是他们两人。


宁致远亲手把女主逼走,还下毒封住她的嗅觉,让她置身事外;知道文二的事情,却没有马上告诉妹妹,甚至赌上了妹妹的命,因为他知道文府里有他唯一信任的人。


他知道,安逸尘一定会保护他的妹妹。


这也解释了安逸尘后期为什么会变得那么圣母。


文桑的圣母主要是体现在对文二的态度上 。


他一早就知道文二是魔王,但一直没说出来;表面上看起来是圣母,可以原谅弟弟做的一切,但实际上是为了这个局。他不能让文二暴露,他要先确保文二悔过,才能让其他人知道文二是魔王。


原因有二:一是不能太早让日本人知道文二这颗棋子不能用了,否则日本人一定不会放心觉得文府是他们囊中之物,加大打击手段;二是如果文二不悔过他就拆穿,只会把文二逼走,彻底黑化投靠日本人,这样对文家不好,对佩珊更是打击。


所以他真的忍到了最后。


而他不杀弟弟的第二个原因,完全是为了佩珊。


佩珊喜欢他弟弟,他就得保全弟弟,因为致远只有佩珊一个妹妹,他不能第二次辜负致远。


除此之外,还因为佩珊是文宁两家的桥梁,整个局的重中之重。


佩珊实际上也是安逸尘和宁致远手里最大的棋子;她的难产标志着文宁两家彻底决裂,她在文府受苦,致远其实很担心,但是致远也选择了沉默,和逸尘一起暂时没有拆穿文二。他担心妹妹肯定担心疯了。剧里有好多逸尘特别关照佩珊的细节,尤其是最后佩珊要求和文二单独谈谈,逸尘表面走了但实际上一直在门口守着,一听到动静第一个就冲了进去。我甚至觉得,连去找致远的那个侍女都是逸尘安排的。


当时佩珊难产,逸尘第一个提议说,去日本香会找大夫。我当时嘲笑他,怎么连个难产都治不了 。实际上这都是局啊!!!这是在为佩珊假死铺局!!!


逸尘一定是早就做了很多准备,就是想让日本香会以为佩珊已经死了,但他一定要及时救活,所以才能在致远把佩珊抱回去之后,前后脚拎着医箱过去,把人给救活了。


把佩珊送去尼姑庵之后,逸尘后来还和致远偷偷去看了佩珊好几次。他俩可真够能忍的,都挺硬汉。




最后致远和女主说,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女主问他,你怎么能那么冷静淡定,致远一脸计划通的微笑,我他妈心里在想的是,全世界还剩下一个人在和他并肩作战,他总能淡定的。 


这要是怎样的信任,才能把世上最后一个亲人的性命托付于他手,演这样一出戏?




从带着目的的靠近、到不受控制的吸引,背叛过后的原谅,到最后的彻底交心,如果这都不叫深情厚爱,我不知道啥算了。




——


P.S. 如果你觉得你看的跟我看的不是一部活色,我想说那是正常的。


拼尽了智商给这编剧圆个故事,我有点心疼我计己。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