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剑穗儿

唯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

嗑呀嗑

昨晚失眠把半面妆补完了。我真是好佩服彩翼太太呀,可以把那么多电视作品串在一起,感觉自己不仅要补的历史知识有很多,连同时期电视作品都有很多要补。
中间有两度产生消极情绪,其一是一霖在重庆因为空袭与荣石分开,在面对伤亡时的怯懦和无力。当时对这个软绵绵的男人产生了厌恶之感。这也确实是一霖的特征,在前期用正面的描述没能体现出来,此时才觉得他的缺点来。但是很快他就成长起来了,这是作者的用意,也是作者对全文节奏准确的把握,把我对一霖这种蔑视还没能填满时就消散了。甚至在看见荣霖重逢的时候,能够想象到一个灰蒙蒙的一霖,更瘦弱但是更坚强了。
其二是明楼的清明行动。说实话,明楼把自己放在死棋这一步,并且强求明诚去执行的时候,我是真的很怪他。我可以完全理解他们这种时期舍己为人的举动,但是我不羡慕也不想有这样的情感。所以我宁愿看小家子气的文也不想看这样家国天下的故事。放任何一篇文,这样的小攻我真的是希望小受后面虐回去。即使我知道彩翼太太不会这么后妈,我还是怨过大哥。这样的怨气竟是在看见太太的后记里得到了净化。太太自己说,文中每个人都要成长,割舍而长大。在明楼这里,死里逃生以后他给出了再也不会的承诺,已经是他最大的一种割舍,最大的一个改变,足以证明他对阿诚最深沉的爱。
所以我特别佩服太太,可以把故事讲得刚刚好。不至于让我的消极情绪影响到剩余的部分,能够在恰当好处的地方昂扬起来。

如果一直在黑暗里走,人也是会累的,适时的一盏灯才能使得疲惫的心重拾希望。

爱太太。

评论
热度 ( 2 )

© 香蕉剑穗儿 | Powered by LOFTER